日排行周排行月排行日推荐周推荐月推荐

并读小说>执掌风云>第82章 尴尬之事

第82章 尴尬之事(第1页)

“海燕?你怎么也在这里?”蔡少华先是怔了下,然后一边跟李海燕打招呼,一边对王贵龙使了个眼神,让王贵龙快点把萧峥往车子里推。

李海燕见他们不停手,略带责问:“蔡主任,你们怎么把我师父喝成这样?我送他回去吧。”蔡少华说:“海燕,还是我们送回去比较方便,你一个人,又没车,怎么送?多不方便?”李海燕道:“谁没车?”

说着李海燕朝旁边招招手,一辆奥迪轿车开了过来,在他们身旁停下来。

李海燕挽起了萧峥的胳膊,要将他带到奥迪旁边去,可王贵龙还是挡着,不让李海燕带走萧峥。毕竟,他们为了这一刻,可是忙活了好久,对萧峥既陪笑脸又陪酒,又怎会让人轻易坏了好事?李海燕朝蔡少华瞪了一眼道:“蔡主任,什么意思?你们把我师父喝成这样,是不是有什么图谋啊?要不要我明天在肖书。记面前说上几句?”

被李海燕这么一说,蔡少华还真有些忌惮,毕竟蔡少华是一个上进的人,他目前的情况,是绝对不能在县。委书。记心里留下坏印象的。蔡少华赶紧解释道:“哪能啊?今天萧镇长开心,才喝高了些。王厂长,你让开吧。”

王贵龙心里自然不甘,但听蔡少华这么说,也只好让开了。可喝了药酒、浑身烫的陶芳却还不打算放开萧峥,扯着他的另外一条手臂,嗲着说:“萧委员,你不能就这么走啊!萧委员,你留下来陪我嘛。”李海燕朝陶芳瞪了一眼:“撒开!你看你这德性,给我赶紧去醒醒酒吧!”

陶芳见李海燕气势夺人,被吓了一跳,只好松手。

李海燕扶着萧峥,打开了奥迪副驾驶的门,将他塞入里面,自己钻入了后座,碰上车门,车子就往前蹿去。

党政办主任蔡少华,想弄清楚驾驶座上到底是谁,可车窗是贴了膜的,不容易看到里面,就在李海燕打开车门将萧峥塞入的一瞬间,蔡少华依稀看见,里面的人带着帽子,还戴了墨镜,性别不大看得清,但很大可能是一个女人。

等车子往前开去时,他想记住车牌,结果这辆奥迪车上没挂车牌,也不知是新车还没上牌,还是故意将车牌卸了。

这时,宋国明也从酒店里出来,满以为萧峥已经被塞入了王贵龙的车子,和陶芳一起被带走了。没想到,王贵龙、蔡少华、陶芳都站在酒店外,王贵龙的车子也停在原地。

“怎么回事?”宋国明一急,盯着蔡少华质问。蔡少华低了低头,解释道:“宋书。记,我们就要将萧峥塞入车子,谁知李海燕突然出现了,说要将他师父送回家,旁边还开出了一辆奥迪车,直接把萧峥接走了。”

“我管它是什么车?李海燕说要接走,你就让她接走啊?!”宋国明十分恼火,“你以前不还是她的主任吗?你是领导啊!”

蔡少华面露委屈:“可她现在是县。委书。记的秘书。”

王贵龙在旁边道:“蔡主任啊,还是怕得罪李海燕,担心李海燕在肖书。记面前说他的坏话,就让她把萧峥带走了。”宋国明冲蔡少华斥道:“交给你的事情,你什么事能做得好?!前怕狼后怕虎,你这样,得不到提拔也是活该……”

蔡少华被宋国明骂得低下头去,毫无尊严,他的拳头在身后悄悄捏紧,可嘴上却不敢回半句嘴。可蔡少华的心里,却有东西在悄悄变质。

最后,宋国明朝王贵龙道:“我们先走。”蔡少华抬头,迷惑地问道:“宋书。记,这陶芳怎么办?”宋国明瞥他一眼,冷冷道:“还能怎么办?你把她送回去!”

说完,宋国明就跟王贵龙上了车,在一家酒店的套房中,还有一个人正在等着宋国明。那人就是自称是宋国明老婆亲妹妹的林小凤。

那辆黑色的奥迪车,已经开出了一公里远,在县城的街上穿行。

驾驶座上的“神秘人”这会儿摘去了头上的帽子,黑亮的头往后扎着马尾。她摘掉了墨镜,露出精致的五官。就算萧峥药性作,也能认出是县。委书。记肖静宇。自己怎么就坐在了肖静宇的车子里了?萧峥感觉有些恍惚,“肖书。记?”

肖静宇却没有回答,只顾将车子往前驶去。只听身后的李海燕道:“师父,你好好坐着,我们先带你去看医生,把你喝下去的药物想办法给中和掉。”

萧峥知道被下了药,神智也在忽明忽暗之中,听到李海燕的声音之后,他点了点头。无意之中,却瞥见驾驶座上,肖静宇裙下的双腿,修长而**,似乎还闪着淡淡的光泽。萧峥看到此番景象,药性似乎在这一瞬间被全然勾起,浑身血脉涌动,他出人意料地伸。。。

意料地伸手,放在了肖静宇的双腿上。

“啪”地一声,在车厢里突兀地响起。萧峥一震,条件射般地缩回了手,可脸上已经结结实实地挨了一巴掌。

刚才坐在后座上的李海燕,正翻出蔡少华的电话,只听到“啪”的一声,并没看到到底生了什么。她抬头问肖静宇:“肖书。记,没事吧?”肖静宇淡淡地说:“没事,刚才有蚊子,我拍了下。”

“打了空调,也有蚊子吗?”李海燕有些茫然,当想到肖书。记被蚊子叮,自己也有责任,就在车厢内四处看。肖静宇道:“已经被我拍死了,没事了。”

“哦,知道了。”李海燕又坐回后座,问道:“肖书。记,我想给蔡少华打个电话,让他把党政办的陶芳也送去医院。”李海燕已经了解,刚才那个满脸酡红的女子,就是党政办接替她的陶芳,从陶芳的言行举止看,应该也被下药了。

李海燕推己及人,假如自己是那个女生,肯定也不想被人下药,也不想被人利用,更不想在这种时候被人沾了便宜,乃至在醉酒中被人强行生关系。李海燕就想帮陶芳一把。

肖静宇也是女人,当然明白李海燕的意思,就道:“那你赶紧打电话吧。”

李海燕低头开始拨电话,忽然又听到“啪”的一声响起。李海燕猛然抬头:“又是蚊子吗?”肖静宇还是冷冷地道:“又是蚊子。这蚊子该死!”

这时候,萧峥的左右两边脸上都已经是指痕了,右边脸上的指痕,比左边脸上的更深。就在刚才,萧峥第一次摸到肖静宇的大腿,被打在了左脸,过了没一会儿药性再次作,他忍不住又碰到了人家的胸口,又一次被打在了右脸。

李海燕又问:“肖书。记,需要我开窗赶一下蚊子吗?”肖静宇闷闷说道:“不用,我已经把它打死了。”

“哦,好的,我继续打电话。”李海燕就拨了蔡少华的电话。

宋国明和王贵龙走了之后,酒店门口只剩下了蔡少华和陶芳。陶芳看着蔡少华的时候也满是满眼***。蔡少华今天也颇有酒意,他想,不如趁此机会,把陶芳给干了?陶芳很要上进,肯定不敢公开这件事。

于是蔡少华朝路边看看,只见醉龙酒楼旁边就有一家小旅馆。蔡少华就扶着陶芳朝那边走去,他感觉陶芳的肌肤充满了弹性,毕竟也只有二十五六岁,正是一个女人的黄金时间。当他在旅馆里登记拿了房卡,准备上楼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

接起来,是李海燕的电话:“蔡主任,别以为我不知道,今天你们在酒里下了药。请你把你办公室的陶芳,送去医院解酒,让她尽快恢复清醒。等会我要带警察过来,万一她有点事情,你逃不了责任。”

蔡少华心里只想骂人,他刚花了一百要了一间房间,这会还没进房间,这事就黄了。蔡少华想沾沾陶芳的便宜,可与终结仕途相比,这代价也太大了。蔡少华只好说:“我已经在送她去医院的路上了。今天的酒是有点问题,但不是我们故意干的。”

李海燕道:“是不是故意,我不管,我要的是人没事。如果有事,公。安肯定会调查。你也知道肖书。记是女人,她最恨那些玩弄女人的人,前期林一强和王富有的遭遇,你也看到了!”蔡少华一凛:“我当然知道,当然知道。”

蔡少华只好立刻从小旅馆出来,扶着陶芳去附近的医院挂水。

李海燕打好电话,忽然看到肖静宇的手挥起来,一巴掌正好打在了萧峥的脸上。李海燕吓了一跳:“肖书。记,怎么了?”

肖静宇道:“他的脸上,有蚊子。”

李海燕双手扳住椅背,微微站起身来看萧峥的脸。萧峥的脸蛋上没有蚊子,只有巴掌印。难道,刚才的“啪啪”声都打在了萧峥的脸上?

李海燕开始怀疑,肖书。记打萧峥的脸,真的是因为蚊子?这时候,电光火石之间,萧峥的手忽然在李海燕面前一闪,就碰到了李海燕的胸。李海燕吃了一惊,身子不由自主地往后缩,同时挥动手掌,推开了萧峥的手,而与此同时肖静宇的手,却给了萧峥右脸一巴掌,“啪”地一声,结结实实。

李海燕看看萧峥,看看肖静宇,又低头看看自己的胸,脑海里有什么东西猛然清晰了。

县里在安县国际大酒店设置了医务室,肖静宇将车子停在了医院后面,让李海燕从后门将萧峥扶入了宾馆,然后悄悄进了医务室,里面一个专家医生已经等在那里了。

肖静宇从车里出来,就着灯光瞧瞧自己的手,她感觉手掌有些生疼。

书友推荐:晋末长剑八零大美人她不挣扎了无敌六皇子异界游戏制作人给卫莱的一封情书玻璃灯龙王令四合院中的路人炮灰是心机美人(快穿)苏霞老王玫瑰头颅绝世强龙虐主文的NPC消极怠工了[快穿]于青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我有一剑网恋到顶头上司了!花开百年月嫂的秘密生活闪开,我要开始说话了!(无限)
书友收藏:没你就不行之新征途双男主,酒后不小心和死对头睡了后妈养崽:太宠啦,老公萌娃黏着她东恒青云惊艳绝伦无敌六皇子权力巅峰:从基层公务员开始放学等我你一个交警,抢刑侦的案子合适吗盗墓:异人之下,九门一首再见青春玫瑰头颅【穿书】老祖宗她只想长命百岁综影视之体验万界穿越从神兵小将开始荼靡花开综影视之蓉蓉破云红楼沉浸式围观闪开,我要开始说话了!(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