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排行周排行月排行日推荐周推荐月推荐

第 167 章 破绽(第1页)

某一瞬间,梁叙以为这是身体苦闷到极致的幻听。

他拢住被子中,蹙眉看向门口,银框眼镜被放在床头,镜链虚软的垂下来,双深琥珀色的眸子失了焦距。

他像是凝视着门口,又像是什么都没凝视。

张平率先反应过来,扬声道:“需,需要的,请您等稍一下!”

时律:“好的。”

透过厚厚一层松木门板,时律声音模糊不清,但梁叙仿佛能想象到小实习生端正站好,乖乖等候的姿势,他心中复杂难言,最后只化成一声难耐的闷哼。

张平关闭房间内所有的灯,又起身快步拉上窗帘,等室内一片昏黑,所有光线都被隔绝在外,才开门道:“您进来吧,梁……我表弟就在里面。”

他将险些脱口而出的名字咽下,委婉:“他情况不太好,您担待一点。”

时律颔:“没事,是我迟到了,我才应该先道歉。”

张平便出门让开身位,时律推门而入,他正打算像之前一样摸到床边,进入房间的瞬间,他便隐隐感到不对。

空气中,有种熟悉的味道。

先是苦涩的青竹调,优雅、温和,像是空山新雨后的竹林,可这令人心旷神怡的味道只持续了短短几分钟,接着冲入鼻腔的是浓烈的酒香,绵长、强烈,馥郁到了极致,几乎要将人溺死在其中。

酒味经鼻腔蔓延至血液,时律不知为何,有些脸热。

——这味道是他闻过的,梁叙用的古龙水,就是这个味道。

时律第一反应:“这香水还挺火,这么多人用啊?”

66闷闷不乐的呆在精神海中,郁闷的划了个圈:“傻o宿主。

时律来自一十一世纪,对信息素钝感力绝,就像分不清口红颜色的直男只能勉强认出粉红橘红和大红,时律身边所有味道统一划分为“不好闻的香水”“可以接受的香水”“好闻的香水”三种。

至于前调中调后调,柑橘白花木质香……那是什么东西?

而如今,时律唯一能辨认出的味道,是梁叙的青竹酒。

甚至那时,梁叙还带着腺体贴。

像是直男记住了女朋友惯用口红的颜色,他依然说不出区别,却能在柜台的一堆色卡里准确的认出来。

时律敛眸,将杂念摒出脑海,摸索着在床沿坐下。

他克制的扶起omega,身下的omega软的像一滩泥,时律几乎不用丝毫力气,就将他扶起放在了肩膀上。

被时律扶起的瞬间,梁叙的身体紧绷片刻,他被时律好好的安放在怀中,仔细的调整了姿势,空气中,青竹酒的气味越浓郁,时律则轻声:“您好,我来给您做临时标记。”

得到omega的默许之后,时律偏头,咬在了腺体之上。

牙齿刺破皮肤,a1pha的信息素从伤口灌注,顷刻传遍四肢,酸胀的肌肉放松下来,梁叙不可遏制的收拢手臂,抓紧了时律的肩膀。

一边是极度的不适(),一边又是极度的舒爽?()_[()]?『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两种感觉互相纠缠,空山新雨的味道萦绕在鼻尖,而a1pha的脖颈就在唇边,温度透过衣衫熨烫在身上。

这是一个干净的,纯善的,惹他喜欢的a1pha。

梁叙闭目,心想:“最后一次了。”

没有omega能在这种情况下忍住不与a1pha拥抱,梁叙也不例外,基因里的本能想要控制着他环抱上去,将身体紧紧相贴,但他压住颤抖的手臂,后颈牙齿咬出的伤口仍在刺痛,而梁叙不知为何忽然偏头,一口咬在了时律的肩膀上。

很轻,没用劲,甚至没有破皮。

他的身体颤抖,牙齿也在颤抖,而a1pha环住他,安抚的拍了拍omega的后背。

时律没推开他,很轻的嘶了一声。

这场标记中,时律同样不太好过,青竹酒的气息扑面而来,丝丝缕缕,缠绵悱恻,如同上等的情药,晚间宴会推杯换盏,时律本就微醺,再给酒味一激,倒有些昏昏然了。

他咬下舌尖,疼痛让昏沉的思绪略显清明,等到怀中人清安下来,才道:“好了好了,标记结束了,没事了。”

梁叙被他从肩膀上拉起来,塞进被子,好好的安放好了,动作小心翼翼,如同藏家摆放古董,护工搀扶病患,梁叙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他偏头看向时律,在黑暗中勉强看清了小实习生的轮廓,时律的面容一如往常,还是一样的清新俊朗,带着少年洒脱的神采飞扬,是梁叙初见时就喜欢的模样。

只可惜短短数月,终究是不一样了。

叶家金尊玉贵的少爷,和落魄潦倒的实习生,怎么会一样?

昨日宴会上时律的态度,已然说明了一切。

梁叙抬起手臂覆在了眼上,他的嗓音哑的厉害,只能勉强出模糊不轻的气音,听不清本音,时律俯下身,才听见他在说:“你怎么在这里?”

时律愣了一下:“我们之间有合同。”

时律不用还信用卡了,原主老爹掏了钱,将账平了。但还不还信用卡是一回事,救不救人是另一回事,他和张平表弟的合同还没截止,这个年轻人病的这样重,被无故抛弃后连阳光都见不得,每月一次的fq如同地狱,而相似的信息素又如此稀缺,张平找了许久,才找到一个时律,时律若不管,omega该怎么办?

时律道歉:“对不起,昨天有点事,实在抽不开身,耽误了半个小时,来晚了,没有耽搁你的病情吧?”

“……”

死一般的静默中,梁叙微不可察的叹息:“……没有。”

他想,时律没有变,起码现在没变。

时律还是时律,老宅建在深山,如今身份变迁,泼天富贵唾手可得,他却愿意徒步三公里走到大路,来给一个素不相识的omega做标记。

小实习生还是小实习生,还是他喜欢的样子。

唯一变得,只是昨晚他对梁叙的态度罢了。

书友推荐:苏媚赵春城晋末长剑无敌六皇子清冷师尊被疯批徒弟囚禁后花开百年林阳苏颜娇软知青下乡后,糙汉子眼直了六零寡妇再嫁玻璃灯给卫莱的一封情书直男宿主被反派强制爱了升温正义的使命绝世强龙下雨天四合院中的路人重生知青:我的火红年代龙王令开局无敌,吾乃不朽大帝闪开,我要开始说话了!(无限)
书友收藏:综影视之蓉蓉穿越星际妻荣夫贵我的公公叫康熙全球畸变:开局活吞黑曼巴蛇万界穿越从神兵小将开始没你就不行之新征途城里的香艳【穿书】老祖宗她只想长命百岁Blank:爱填满空白再见青春青云之驭娇红人东恒青云花开百年影视世界梦游记将门弃妇又震慑边关了!穿越宋末,从琼崖崛起荼靡花开影视那些年我们的意难平八零掌中娇综影视之楚楚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