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排行周排行月排行日推荐周推荐月推荐

并读小说>合喜>第006章 这是亲姐姐吗

第006章 这是亲姐姐吗(第1页)

苏祈脑袋被拍得梆梆响!随后像头怒的狮子一样跳起来:“你竟然打我!”

苏婼冷笑。“打你怎么了?又不是第一次打。让我看不顺眼,我还扇你呢!”

苏祈拳头抡得老高,但在她阴冷目光下,到底没能砸下来。

转而他却跳得更高了,怒吼声也更大了:“阿吉有多可怜你知道吗?她父母双亡,寄人篱下,看人脸色过活!生了病都没有人管,我只是逃学替她请了个大夫而已啊,你居然去告我的状!你人住在庄子里,一双眼还盯着我,专门找我的把柄!你不是我姐姐,你是个索命鬼!”

苏婼双手环胸,斜眼睨他:“我就问,你想不想出门?”

苏祈瞪她,一个字都不想搭腔。

他不答也没关系。苏婼扬起下巴,冲前院方向指了指,直接下命令:“家里的事你肯定早就知道了吧?方才祐哥儿和祯哥儿都被父亲传到前院去参详那把锁了,我要你也去前院毛遂自荐一把。要是你把事情办好了,我有办法放你出门。”

“你疯了吧!”苏祈跳起来,“父亲和二叔都没办法解的锁,你让我去解?!”

“不是让你解,你也没那个能耐!”苏婼摩挲着手中杯子,漫声道:“你老老实实过去,把那锁仔细瞧清楚,包括每一条缝每一道纹路,最好,是能找个物件探探那锁孔。总之回来之后,你要无一错漏地把这些画出来给我看,讲出来给我听。”

苏祈甩给她后脑勺:“我不去!我才不送过去丢脸!”

苏婼端茶:“去了你就可以恢复自由,要是不去——”

她目光透过窗户,落在窗外的飞雪上,“那你那个阿吉,可就危险了!”

苏祈愣住了,片刻他又跳起脚来:“你威胁我?!”

“你说是就是。”

苏祈颤抖起来了:“苏婼!”

苏婼伸出指头掏了掏耳朵,不紧不慢道:“你当然也可以不听。不过,你应该也很清楚,我一向说得到做得到,要是不去,明天早上,你的阿吉就不一定还能留在京城了。”

苏祈手指头指着她,都快被她一句话给撂翻过去了。

苏婼起身走向他,睥睨道:“说吧,你去还是不去?”

苏祈与她对峙半晌,到底把手给垂下来了。

这样的架势,苏祈还能不去吗?!

她居然拿阿吉来威胁他!

姐弟十一年,前些年也倒罢了,无非是念叨念叨,可最近几个月她简直变了个人,对他百般折磨,不是告状就是挤兑!处处盯着他,把他拿捏得死死的,哪怕隔着一座城墙,都没能阻挡住她探过来的魔爪,她放出来的话,还能有怀疑的余地吗?!

他一口钢牙咬得咯吱作响,不甘心的还想说些什么,可是在她凉凉的目光之下,只觉得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了。

……

韩陌走进苏家,苏绶就迎出来了。

。。。

都是乾清宫的常客,彼此当然认识。

但苏绶此刻顶着巨大压力,自然也就无法给出笑脸来。苏缵的担忧他怎么会不知道?皇上那边他倒不惧被落,但是苏家名声在外,宋延已经把话放到了这份上,他要是再不动手,苏家颜面何在?世人日后又将如何看待苏家?

更何况韩陌实在不是什么善类——所以他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把子弟都传出来试试。作用肯定是起不了什么作用,但最起码,不也证明了苏家实在尽力了吗?

听到门房通报消息他就到达了影壁下,看到油纸伞下这少年面目寒凉,双手紧握,一身玄色锦衣衬得本就有“小阎王”之称的他越凌厉冷峻,心下叹气,上前躬身道:“不知韩大人驾到,苏某有失远迎!”

韩陌颔:“苏大人,在下不请自到,打扰了。”

“大人言重。”

前往厅堂的路上,韩陌问道:“一天都过去一半了,那箱子如今什么情况?”

苏绶硬着头皮回应:“我等正在想办法。”

韩陌停在门下,抬起头来,目光刚好落在厅堂正面的“天工圣手”御赐镶金匾额之上。他说出来的话透露着不高兴:“你们苏家是朝中顶级的巧匠,当年你们祖上靠着一手技艺给你们攒下这家业,苏大人不要告诉我,如今连这么一把锁,你们都拿它无可奈何。”

这番话不止苏绶难堪,厅内一众站起来准备拱手的官员,亦都纷纷停在原地。

宋延走上来:“世子……”

韩陌抬手阻止了他的说话:“诸位大人都是朝中栋梁,我不信这点小小的难题都解决不了。听说在座好几位大人与罗智都有交情,一个箱子居然难倒了你们这么多人,莫不是你们当中有人并不想我拿到证据罢?”

要论扣帽子,谁能扣得过东林卫这帮土匪?!

众人暗暗咬牙之余,韩陌目光又一一从他们脸上扫过:“我只有半天的时间。天黑之前若还打不开,那就只好请诸位大人一同去面圣了。”

他年岁虽轻,但身材高大,从小习武,腰身挺拔。且又常伴天子身侧,一身贵气早就养了出来,年龄对于他来说,哪里是什么可欺之处?这么一群资历不算浅的官员在他面前,竟只有沉默无语的份!

东林卫的存在意味着什么,朝野上下都有数。在座都是混迹仕途多年的老吏,谁能保证自己没有点纰漏呢?真闹到去面圣的地步,谁都讨不着好果子吃。

苏绶以往也不是没与韩陌打过交道,虽说印象中的他一贯都是这么跋扈,但今日的他看起来,似乎犹为不好对付。看了看旁侧的苏缵,还有早就证明是多余的苏祯和苏祐,他反复地深吸了几气,然后沉下气息,握起了双掌。

管家吴淳忽然走到他身边,声音里带着异常的起伏:“老爷,二爷……毛遂自茬,请求看看这铜锁。”

苏绶正在焦灼关头,闻言厉斥道:“他瞎胡闹什么?”

吴淳欲言又止,最终还是道:“二爷十分坚持,说非得来看看不可。”说着他往门口递了递眼色。

书友推荐:玫瑰头颅沿河路八零之短命大佬的美人老婆龙王令神婿叶凡相敬如宾第六年温柔潮汐[先婚后爱]于青镜中色闪开,我要开始说话了!(无限)捻桃汁山村傻子神医八零大美人她不挣扎了月嫂的秘密生活没你就不行之新征途清冷师尊被疯批徒弟囚禁后恐怖游戏里的怪物男友虐主文的NPC消极怠工了[快穿]我有一剑绝世强龙
书友收藏:后妈养崽:太宠啦,老公萌娃黏着她双男主,酒后不小心和死对头睡了四合院之刘光奇城里的香艳再见青春知否:我,异姓王,明兰舅父官路美人香影视世界梦游记无敌六皇子综影视之楚楚动人玄幻:老婆女帝,萌娃大闹九州快穿之影视世界红楼沉浸式围观综影视:阮墨竹归你一个交警,抢刑侦的案子合适吗惊艳绝伦官道:从殡仪馆平步青云我是绝色美少年闪开,我要开始说话了!(无限)穿越星际妻荣夫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