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排行周排行月排行日推荐周推荐月推荐

并读小说>合喜>第038章 别哭不值当

第038章 别哭不值当(第1页)

二房在东跨院的荣禧堂,苏婼到达时,庭前雪已经扫干净了,挂着尺来长冰挂的屋檐下方,下人们正来来往往地在院子里走动,但一个个屏声静气,大气也不敢出。

而正房之中正传来急促的言语声,还没等苏婼听明白,就听得啪嗒一声响动,帘子被打得飞起,苏缵黑着脸从内走了出来。

他右手还拖着个人,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女子,此女偎在他身旁,泪眼婆娑,楚楚可怜。

“老二你站住!”

刚落下的帘子再度扬开,是徐氏追了出来,她也是怒容满面:“你好歹也是个读书人,总该懂得尊卑有别。她胡氏不过是个侍妾,你素日行事有所偏颇便罢了,如何在这当口还堂而皇之地扫你妻子的脸面?你这是要让人告你个宠妾灭妻之罪吗?还要不要规矩了?!”

“我不要规矩?”苏缵蓦地在廊下停步,随后转身,“大嫂倒好怪罪我,却不问问她也配吗?我与她成亲这十一年里,她不曾替我苏家诞下一儿半女就算了,反倒还把胡氏肚里的孩儿给弄掉了!那可是我苏缵的骨肉,她一个妇道人家,也下得去手!

“大嫂若是要理论,那请先替我理论理论这个,凭她这份嫉妒之心,是不是已经犯了七出之条?!”

徐氏被他一怼也愣住了。

苏婼于无人得见之处翻了个白眼,转脸看向了院中。

这笔烂账是在徐氏嫁进来之前很久生过的事,她自然无法去替他理论,苏缵读的一肚子书,看来是尽施展在这上头了呢!

“二老爷回的一番好话,倒让人无可回驳了!”

这时候帘子动了,又走出来两个人,走在前方的是个容貌气韵皆出尘的三旬左右妇人,她满面含霜说道:“既是你早已认定的事实,又还理论什么?这锅要扣在我头上,那便扣好了。我有没有害过苏家的子孙,你二老爷看不见,在天的老祖宗们可都看得见了!

“我若真犯下这样的罪过,倒请他们只管来降罪惩罚我!我黄于秋若是躲藏半分,便算我输!二老爷你若是有证据,那我也只求你痛快拿出来,立刻当着苏家上下写下休书,我黄氏自当与你一刀两断,各不相干!”

“二嫂你说什么浑话呢?”

后方年轻丰润的少妇,着急地扯着黄氏的胳膊,这是府里的三太太常氏:“你是什么人我们心里都清楚,咱们大哥可是大理寺专管查案的呢,真有什么事,还拖得了这么多年都找不到证据?你快回屋去吧!”

黄氏听完眼泪一滚,当下就沾湿了衣襟。但她仍倔强地不肯回去,与庑廊那头的苏缵对恃而立,说道:“二老爷要是没证据,那可就莫怪我不容人了,谁心里有鬼,我料她心里清楚。只请她不要哪天落到我的手上,那我可不管有谁给她撑腰,我绝计是饶不了她!”

苏缵身后的胡氏蓦地抖了下。

徐氏皱眉看了眼她,转身冲马上又要冲冠一怒为红颜的苏缵:“老二你走吧。当着孩子在,少做些让人耻笑的事来了。我自知管不了你,回头容你大哥回来再说。——婼姐儿,来,送你二婶进屋。”

显然她也已经看见了苏婼,这时冲她给了个眼色。

苏婼抬步。。。

婼抬步上前。

黄氏与她及生前的母亲谢氏向来投缘,这在苏家是公认的,徐氏是大嫂,这婚后年余的时间,倒还没与黄氏到推心置腹的地步。而三太太常氏又正有身孕,此时也不宜令她过份操劳。这劝慰的事,交给苏婼便十分妥当了。

苏缵看着越过他身边的苏婼,到底把脾气按下了,撒开胡氏的手,走了出去。

胡氏提裙跟上:“老爷,老爷等等我!”

苏婼挽上黄氏进门:“二婶别哭,不值当。”

……

苏绶回来这一路上是不平静的。回府进了垂花门,迎门就撞见了怒气冲冲走出来的苏缵。

他说道:“你上哪儿去?”

苏缵停步,一脸的躁郁还来不及收拾,胡氏便哭哭啼啼地追出来了:“老爷,老爷可不能丢下奴家……”

苏绶眉头紧皱,沉声道:“到书房来!”

苏缵看了眼见状止步的胡氏,快步跟上苏绶步伐。进了书房后,还没站稳当,苏绶已丢下乌纱帽,怒斥过来:“一个大老爷们儿,成日家为个偏房不消停,你能有什么出息!”

苏缵面红耳赤,辩解道:“大哥!胡氏虽是偏房,却也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她也挺可怜的,从南边跟着我回京,这么多年在黄氏手下忍气吞声,从来也没说过什么。

“今日只不过是因我早睡未起,她便先替我去迎了黄氏回府,结果黄氏便立她的规矩!她黄氏不是欺人太甚了吗?”

“黄氏回来了?”苏绶道,“她自娘家归府,你不去接她回府倒罢,反倒还在偏房屋里睡着不起?你还把胡氏替你去见自己的正妻说得振振有词?你还怪黄氏不该立规矩?

“呵,你倒是好一番理由,我不得不佩服你了!”

苏绶瞪眼怒斥,抓起被丢过一次的乌纱帽又朝他丢过去。

苏缵伸手接住,退后一步看着他,小声道:“大哥教训我倒是有板有眼,落在自己身上怎么就行不通了?前后两位嫂嫂,我倒是没见过你如此对待过哪一位。尤其是婼姐儿母亲……”

苏绶倏然一顿,负手转过脸来,脸色已青得吓人。

苏绶心里害怕,忙把头低下了。

屋里就这样静了下来,空气凝重得像是化成了一座山。

“滚出去!”

苏绶道。

苏缵默声走到门边。

低头才看到自己还抱着他的乌纱帽,回头看了眼,他又走回来:“大哥是不是还有别的事?”

苏绶在案后坐下,停了片刻后,看样子像是已经稳住了情绪:“又将月底了,最近家中子弟技艺修习得怎样?”

“大哥是在忧心传承之事?”

“如何能不忧心?”苏绶深叹着气,眉“苏家后继无人的状况已经显现,前番是被韩陌逼到了绝处,今日户部郎中左旸,又禀奏沈阁老,沈阁老传我等在文华殿集议,谁知道过几日又将会有什么人再来逼一把?”

书友推荐:网恋到顶头上司了!全球畸变:开局活吞黑曼巴蛇于青四合院中的路人正义的使命等你上线闪开,我要开始说话了!(无限)我有一剑异界游戏制作人山村傻子神医没你就不行之新征途第一次魔法世界大战娇软知青下乡后,糙汉子眼直了给卫莱的一封情书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沿河路执掌风云山村小神医城里的香艳神婿叶凡
书友收藏:官道:从殡仪馆平步青云后妈养崽:太宠啦,老公萌娃黏着她八零掌中娇青云之驭娇红人将门弃妇又震慑边关了!没你就不行之新征途国民女神穿进肉文中【高、SM、NP】正文免费权力巅峰:从基层公务员开始苏璎盛敬锋官路美人香双男主,酒后不小心和死对头睡了盗墓:异人之下,九门一首穿越星际妻荣夫贵重生在电影的世界嫂子:我真不是傻子了风流小二新书宦海官途花开百年综影视:阮墨竹归综影视之美人倾城一品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