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排行周排行月排行日推荐周推荐月推荐

并读小说>合喜>第077章 太轻了吧

第077章 太轻了吧(第1页)

苏婼知道韩陌不好惹,但事实证明,他其实也没有那么横蛮不讲理,不然先前在公堂上,他完全可以不答应她的提议,最终他答应,不正说明他默认了吗?遇上的时候吓唬她几句就算了,怎么还正儿八经地约她出来算账?

这家伙应该是有点不对劲。

回到苏家,苏缵自去二房,苏婼直接去了苏祈房里。苏祈自解了那把铜锁后便获得了搬去大院子住的优待,如今改名叫倚澜院。倚澜院靠近前院,进出府里很方便。

苏祈正对着几把拆开的锁在抱佛脚,洗墨等人捧着茶水点心从旁侍候。门帘子忽然被撩开,屋里就倏然静止下来。洗墨唤了声“大姑娘”,赶忙迎上前。苏婼越过他,走到苏祈对面坐下,斜眼扫了扫桌上,她又看向面前的洗墨二人:“去替我办点事。”

打从她进门起就一直在盯着她的苏祈立刻道:“什么事?我帮您去办!”

苏婼横眼:“我的《女训》呢?”

苏祈麻溜自炕桌旁取出一沓纸:“在这儿!正准备去送给您,但是听说您不在府,就搁下了。您看看中不中?不中我再写!”

苏婼拿来翻了翻,只见字迹不算多优秀,倒是还算工整。她合上道:“你身边有多少个能跑腿的?”

苏祈拍着胸脯:“包我一起有四个!”

苏婼道:“你闪一边儿,让其余三个人,抽两个给我轮流去顺天府东侧的茶馆盯着点儿。如果韩陌或者是他的人在那里出现,你们立刻来告诉我。”说完她又横眼扫过去:“招子放亮点,要让他们现,我可不管捞人。”

听她说完后别说洗墨他们,苏祈也先愣了:“韩陌?……韩世子?”

“你没听错。”

苏祈直身:“为什么?!”

上次在衙门里被韩陌威胁后留下的阴影还在呢。

“哪那么多为什么?”苏婼把纸递给扶桑,然后提笔在纸上画了个锁样子,道:“后日的考试,这锁样子已够你过一关了。想平安通过,就老实着,别给我出什么夭蛾子。”

苏祈拿着这锁样子如获至宝,苏婼的威胁,他已经完全不在意了……

其实苏婼是心里不踏实,总觉得韩陌约她这一趟怀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但是若直接去盯他——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韩陌身边的人何其厉害,凭洗墨他们能瞒得过他们眼耳吗?没得还坏了事。倒不如让他们提前去那茶馆里头防范一二罢了。

到底宫中那边还有罗智的案子悬着,能不能把罗智来把狠的她也惦记着,出了倚澜院后她又吩咐扶桑打人到宫门外去找游春儿——他跟着苏绶,倘若苏绶从宫中出来,他自然会知道结果。

这么一番操作下来,乾清宫这边实则已经到了关键处了。

罗智先前被韩陌抛出要不要进宫的选择,实际上已是没得选择。皇帝听完韩陌与苏绶陈述之后,是非曲直其实已很明白。又或者,韩苏一方给出的理由以及罪证还太过于充分了些,以至于皇帝几乎都没曾打什么岔,就直接把手上几本奏折丢到了罗智身上!

“交出贿银,降职两级,为兵部主事!”

匍伏在地下的罗智是愣了的。

韩陌也愣了:“皇上!”

“就这么定了!下去!”

皇帝抬手一摆,铁面无私地打起了他们。

回过神来的罗智麻溜地谢恩。苏绶默立片刻,遵旨出殿。

韩陌不肯走,等人走尽,上前道:“皇上,不是要拿罗智吗?他犯下这么大的错,那三万两银子都不查查来由吗?查到了那就是一尾大鱼啊,为何要放过他,还要保留他的官籍?”

皇帝抬眼:“查得这三万两银子,又如何?凭这三万两银子,你以为就能拉出你口中的大鱼?罗智如今是整个案子里最明处的一着棋,若是把他撸了,咱们还上哪儿找他们的尾巴尖去?”

韩陌愣住。

“只要他还在官位上,且还在兵部,给他三万两银子的人才可能真正冒头。不然的话,很可能也就是揪出来个替死鬼罢了。”

皇帝看着太监捡拾地上的奏折,神情又恢复平静。“成大事者得耐住性子,朕不催着你结案,你也给朕耐住性子。”

韩陌留守的那片刻,苏绶已经先出宫了,承天门下等了会儿,见到韩陌出来,他拱拱手:“今日之事,多谢韩捕头。”

韩陌停步:“来而不往非礼也,苏少卿不必客气。”

说完望见他这周身上下一丝不苟,又多问了他一句:“那日我办城东吴家的案子,偶然听得京城之中冒出个名声大噪制锁高手,号称鬼手,不知苏少卿可有听闻?”

苏绶回道:“略有耳闻。不过究竟是名符其实,还是虚有其名,还未可知。若是真有良才现世,那倒也是大梁之幸。”

此番拿下罗智,苏家定要承了韩陌这份情,但终究道不同不相予谋,苏绶只想平安顺利地传家,让苏家在平平稳稳中实现开枝散叶,壮大家族根基的目的,而韩陌太过张扬,太过耀眼,这与苏绶的处世哲学是不相符的。彼此的交情,在他看来到此为止即可。

韩陌同样也看不上他的迂腐古板,扯了下嘴角,点点头,也不再多言。

“交出贿银,降职两级,仍在兵部。”

这十二个字从游春儿处传到苏婼这边时,已经夜幕降临。

扶桑木槿听闻都显露出好一阵失望:“这不白费劲了吗?怎么着也得一撸到底才解恨啊!老爷怎么总是一味相让?这样下去,回头外人还不得看着我们苏家好欺负!”

丫鬟们当然是站在苏家的立场说话,苏婼也觉得罚得轻,但是她既然曾在公堂上配合过韩陌把案情延伸到了袁清的案子身上,自然就对这番处罚有些自己的理解——

韩陌查袁清的案子这完全是情理之中的,他就是栽在这案子上,照他的性格不可能不讨回去。

但是皇帝的判决则说明了另一点,在韩陌想查的同时,宫中其实并没有把这案子撂下。

苏婼还是第一次把注意力放到宫中——苏家天工坊面临传承的问题,在她决意留府的这一年里,这个问题接下来显然是避不开的。

书友推荐:升温玫瑰头颅清冷师尊被疯批徒弟囚禁后执掌风云混沌剑神晋末长剑于青神婿叶凡给卫莱的一封情书直男宿主被反派强制爱了镜中色山村傻子神医全球畸变:开局活吞黑曼巴蛇八零之短命大佬的美人老婆相敬如宾第六年四合院中的路人开局无敌,吾乃不朽大帝重生知青:我的火红年代捻桃汁龙王令
书友收藏:官道:从殡仪馆平步青云嫂子:我真不是傻子了无敌六皇子校花学姐从无绯闻,直到我上大学万界穿越从神兵小将开始一品红人我的公公叫康熙将门弃妇又震慑边关了!城里的香艳对不起小龙女,我尹志平只想修仙荼靡花开综影视:阮墨竹归综影视之楚楚动人【穿书】老祖宗她只想长命百岁综影视之蓉蓉在人间玫瑰头颅综影视之穿越从知否开始影视世界梦游记苏媚赵春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