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排行周排行月排行日推荐周推荐月推荐

并读小说>合喜>第091章 闻风丧胆的小阎王

第091章 闻风丧胆的小阎王(第1页)

“但是为什么是她?”

秦烨说出了自己的疑惑。“你母亲只是个内宅女子,与外头素无瓜葛,为何会有人设下这么个阴谋来杀她?说句实话,我觉得有人想杀祈哥儿的理由比杀你母亲的理由更充足。毕竟苏家家大业大,而当时你父亲又只有祈哥儿一个儿子。”

“是。”苏婼点头,“为什么杀她,为什么偏偏杀的是她?这个的确还需要解释。”

说完她站了起来,看了看四面,注意力又回到石门上,说道:“吴叔去跟里长的长工喝酒,也不知道能不能探到什么线索,伍儿屯离京城这么近,每日来这里路过的外人那么多,既然里长偏偏到了那几个挂了腰牌的人,我相信里长肯定还留意到了别的。可惜我又不能直接去找他问。”

吴胜说道:“索性小的去探探好了,里长人还不错,小的也认识,顺道看能不能探得点什么。”

苏婼点头。

吴胜离去,苏婼又看向胡魁:“我再试试把这石门开合一次。你有办法不让它出声响吗?”

胡魁挠起后脑勺:“也不知道上点桐油能不能好些?要不小的回去拿?”

苏婼未置可否。

这时候,忽来“噗”的一声,黢黑的洞口外忽然亮起了光芒,一道火折子擦亮了,映现出一道人影来,这人影高壮如铁塔,原本高而阔的涵洞相形之下顿时变得矮了许多……

“……世子?!”

秦烨当先失声,如同失了魂般吐出口的声音也带着颤!甚至他连脚步都往后退了三尺!

这个时候随便出现一个人都够让人吓一跳的了,没想到来的还是韩陌!是京城里从上到下闻风丧胆的小阎王!

韩陌眼角睨了眼他与苏婼,然后板着脸抬步缓缓走进,他高大的身躯和强劲的气势顿时撑得宽阔的涵洞变得逼窄起来!常年的田庄里的胡魁不晓得他是谁,见秦烨都如此害怕,也不由得往后退去。但看到苏婼还站在原地没动,他又立刻走上来挡在苏婼身前:“你是谁?!……”

苏婼没动,韩陌也没理他,径直走到苏婼身后的石门旁,嚓地抽出了手里的长剑!

秦烨啊地一声抱头转了过去!

但听接下来又是嚓的一声,身后却又传来了巨物移动的沉重的沙沙声。

秦烨扭头,只见那把寒光闪闪的长剑竟然插进了石门底下,而石头在韩陌右手下竟然在缓缓关闭中。石门底部因为长剑的插入使得门与地板有了空隙,先前巨大的磨擦声再也没有了,仅仅传来的沙沙声也只有虫鸣大小而已……

“哐!”

石门最后碰到门挡,传来一声闷哼。

韩陌寒凉的目光转向身旁的苏婼:“通常石门与门挡之间是留有一截空隙的,这道石门如今直接落在了地上,而作为开合机括的铁栓顶部又有明显的下滑痕迹,这足以说明原来作为隔挡的底部石锥破损了,没有了这段石锥,石门就坐在石板地上。也就是这样,开合石门时才会出巨大的声音。”

一直没有出任何声音的苏婼此时方才挑起眉头:“韩捕头怎么会在这里?”

。。。

“你说呢?”

韩陌回话的声音缓慢又绵长。根本不用多费工夫,都听得出来他言语底下的阴凉。

苏婼未语。

“你是谁,为何对我家姑娘无礼?!”

胡魁看不惯他的样子,再一次喝斥。

苏婼道:“胡魁你们去外边候着,我呆会出来。”

胡魁怎肯走?但秦烨已经一把抓起他胳膊往外带了,这个时候还跟小阎王讲道理?苏婼能有办法的事根本就用不上他们,苏婼要是没办法,那他们就是留下来也没有!

扶桑收到了苏婼示意,也出去了。

屋里没了别的声音,韩陌才又往下说起来:“看铁栓顶部的锈迹有明显分界,下滑的部分几乎还没有什么锈,底部的石锥应该破损还不久。如果这两三年里没有遇到故意撞击的话,那么它应该是毁于那场水患之中。但洪水也不至于摧毁得了一个固定的石锥,所以,还是很可能毁于意外。”

苏婼道:“韩捕头果然不愧是东林卫的良材,这份观察入微的本事很不寻常。”

韩陌没接这茬儿,他看了看四下,伸手在涵洞顶上的水渍上抹了一把,然后看着手指上已然干涸的泥泞说道:“原来你当初骗我,让我查南郊河的案子,说是这案子不清不楚,丧生其中的几十条人命尚有冤情,都是骗我的。事实上你是要借我查你母亲的死因?”

“韩捕头言重了,自与韩捕头相识以来,我一直以诚相待,怎么会骗你?”苏婼指着石门,“韩捕头也该看出来,情况实属不对。即使我是为家母之死而关注这案子,最起码,石门在雨前开启放水进来,祸及整个村庄,这也是官府该查之事。”

韩陌望着她:“你为何会突然怀疑你母亲的死因?”

一路跟踪至此的他打定主意要探听出来她和秦烨之间的秘密,却没有想到她要查的居然是她亲生母亲的死因……在洞门口倾听的那片刻,他忽然就明白了,她说南郊河水患一案有疑,不是搪塞他,而是她真正在意的是水案背后庄子里所生的事。所以她让秦烨去偷卷宗,却又在看完之后就让秦烨还回去。

“两个月前。”苏婼道。

“为什么会突然怀疑?”

“一直都觉得她的死没有疑问,但是前不久看了她留下的起居录,我察觉出了不对。那天夜里生意外的确实有数十人之多,但所有人都是在沿河抢险的过程里被激流冲走,只有她是在水势缓且并不深的沟渠里溺亡。

“在身边有人伴随的情况下她还当场溺亡,自然是不对的。但是当时家里所有人都认为她是有了弃世之念,这才没救回来。可事实上,她把我们姐弟疼入骨髓,就在我父亲执意离家外任,相争之后她都没有流露过弃世之念,她寻短见的理由站不住脚。”

韩陌略默:“那你有没有告诉你父亲?”

苏婼摇了摇头。

韩陌还要问,她说道:“韩捕头既然来了,不打算把这个案子查查吗?蓄意使洪水倒灌村庄,毁坏农田和庄稼,这可是大罪。而且凶手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他是想破坏什么,还是要掩盖什么,韩捕头没有兴趣往下挖一挖?”

书友推荐:升温玫瑰头颅清冷师尊被疯批徒弟囚禁后执掌风云混沌剑神晋末长剑于青神婿叶凡给卫莱的一封情书直男宿主被反派强制爱了镜中色山村傻子神医全球畸变:开局活吞黑曼巴蛇八零之短命大佬的美人老婆相敬如宾第六年四合院中的路人开局无敌,吾乃不朽大帝重生知青:我的火红年代捻桃汁龙王令
书友收藏:官道:从殡仪馆平步青云嫂子:我真不是傻子了无敌六皇子校花学姐从无绯闻,直到我上大学万界穿越从神兵小将开始一品红人我的公公叫康熙将门弃妇又震慑边关了!城里的香艳对不起小龙女,我尹志平只想修仙荼靡花开综影视:阮墨竹归综影视之楚楚动人【穿书】老祖宗她只想长命百岁综影视之蓉蓉在人间玫瑰头颅综影视之穿越从知否开始影视世界梦游记苏媚赵春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