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排行周排行月排行日推荐周推荐月推荐

并读小说>合喜>第100章 该打

第100章 该打(第1页)

“找到凶手了吗?”

马车驶动后,苏祈问道。他的神色还是紧张的。

苏婼望着他:“你是希望找到还是找不到?”

苏祈听到这儿,攥紧着搁在膝盖上的拳头,咬起牙来。

“阿吉在他们家住的时候,他们各种虐待和欺负阿吉,这么对待一个小女孩,简直死有余辜!可是他们突然死了,我又在担心阿吉会不会有危险?——姐,你说到底是什么人干的?为什么他们不惜杀人?”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别说为五十两银子杀人,前世连为了几口粮食把自己老母亲的性命都不顾的人苏婼都见过。总之,如果最终判定周家夫妻死于财产露白,她是不会有疑惑的。她眼下关注的,反而是阿吉一家。

看苏祈还在眼巴巴地会望着她,她道:“你对他们了解多少?”

苏祈道:“周家夫妻吗?我之前让洗墨找人打听过,他们俩就是城郊的,十几年前这周三的父亲在外跑买卖,赚了些钱,在城里买了这宅子,后来周三的媳妇跟婆婆过不到一起,周家公婆就回城郊了。这周家妇人很刻薄,跟邻里关系也不见得如何。原先他们好像还生过个孩子,但是那孩子夭折了,邻里都说是报应。”

“那阿吉有没有跟你讲过他父亲的事?”

“讲过。但她都不怎么记得了。她才八岁呀,她父亲过世的时候她才七岁不到吧。”

“她也没讲过他们在京城还有别的人可投靠?”

“没有啊!”苏祈直身,“他们家哪里还有别人可投靠?”

苏婼没回答。这些疑问显然直接问阿吉好得多。

马车到了苏府门前停下,门房弯腰卸门槛,苏祈才猛然想起来:“惨了!这个时候衙门早下衙了,父亲一定在家!”

……

诚如苏祈猜测,苏绶刚回府还不到一刻钟。更衣的时候他脸色阴沉:“祈哥儿那兔崽子还没回吗?”

徐氏都能感觉到他这一个字一个字地自齿缝里挤出来,一面担心,一面安抚:“他跟他姐姐去庄子上了,不早晚都会回么?你着什么急。”

“让吴淳找几个人,上庄子里把他抓回来!”

徐氏看他一眼,出去了。

苏绶去了书房,看到桌面上待处理的案卷更是烦心。一把拂开,负手在屋里踱起步。

苏缵进来,门下顿了顿:“大哥这几日怎么日渐焦躁?”

苏绶道:“让你去查‘鬼手’,查到线索了吗?”

苏缵深吸气,摇了摇头。

苏绶快步走向他:“原先祈哥儿能解韩陌那把铜锁,苏家尚可存些许侥幸,想着天工坊或有传承之人,昨日考试,他却公然在那儿作弊,这岂还了得?他行事不端是其一,其二,他的作弊便是把你我的那点侥幸也给掐没了,苏家还是那样,根本就没有什么能像曾祖爷,甚至是后来几代家主那般能扛大鼎之人,而这等情形之下,京城里却还有个不明来历的‘鬼手’环伺在侧,你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他这么做有什么目的,他的锁艺是从哪里学的,他是不是想针对苏家,统统心里没数,我如何能不焦躁?”

&。。。

苏绶一向谨言慎行,惜字如金,几曾一口气说过如此长的话?

苏缵都不敢多言了,只道:“这鬼手十分机警,自从吴家出事后,他就再也没有露过头,而我听说韩世子也在追踪他,以他们东林卫的手段,肯定比我们强。但我让人盯了两日,他们似乎也没有收获。”说完他又道:“大哥也不需要多着急,这么点风声而已,那鬼手就隐匿不肯出来了,可见胆量也不够大。若是能使他从此销声匿迹,也是好的。”

苏绶道:“即使销声匿迹,也只是蛰伏而已,不是消失。”

苏缵抬头:“大哥想让他消失?”

苏绶沉气,没说是也没说不是,半刻后道:“这都是后一步了,还是先找到人再说。”

“老爷。”

门外传来游春儿声音。

苏绶回头,游春儿就勾着头走了进来:“老爷,二爷和大姑娘都回来了。大姑娘她……”

“把那不长进的东西给我拖过来,把条凳架上,给我上板子!”

一声怒喝之后,苏绶抬步走出门外。

人还在门下,他就顿住了。

门外院子里,苏祈被五花大绑押着跪在地上,苏婼手拿一道大棍,寒着脸站在他身侧。“父亲,昨日试场舞弊之事我已经听说了,现在人我已经给父亲逮回来了,请父亲严加落。”说完她双手把手里大棍奉上。

苏绶下意识垂眼,竟现这棒子上还遍布着细小的尖刺!

虽说心里这股邪火已经憋了一天一夜,但此刻望着这么狠辣的棒子,苏绶又不觉脚步迟疑起来。

“苏家能有如今这么大的家业,全凭当年曾祖爷潜心研究锁道,作为后代子弟,理应谨遵祖训,好好将祖业扬光大,这才对得起名字前面的苏字!苏祈顽劣成性,荒废祖业,该打!”苏婼说完,把苏绶没接的这根大棒收回来,而后不由分说便高举着朝苏祈后背扑去!

“啊!——”

“婼姐儿!”

随着苏祈的惨叫,苏缵夺路走了出来,震惊地望着她:“你何苦下如此狠手?”

“狠吗?”苏婼看向苏绶,“以前母亲在时,他不听话,母亲都是这样管教他的。都说长姐如母,母亲不在了,我这当姐姐的自然应对他严加管教,替父亲分忧。”

苏绶听到她嘴里的“母亲”,牙关一鼓,脸撇向了别处。

苏婼又举起了大棒,苏缵赶紧把她的手腕抓住了:“这么大根棍子就罢了,上面还有刺,你这是不想让他活命呢?”

“无妨,二叔,”苏祈抬起头,“这顿板子我免不了的,作弊是我不对,可是我不作弊一样也是要挨板子,左右是死而已。”

苏缵恨铁不成钢,怒道:“你若平日好好用功,何至于要挨板子?”

“可是我再用功,我也没有曾祖爷那样的天赋啊!上次韩世子来威胁苏家,你们不是也一样没办法吗?我再学,若是再生韩世子登门挑衅那样的事,我也还是没有办法撑住啊!”

苏缵语噎。气极之余,他脱口:“那你上回的锁是谁帮你解的?这次又是怎么舞弊成功的?”

书友推荐:等你上线虐主文的NPC消极怠工了[快穿]恐怖游戏里的怪物男友没你就不行之新征途诸天:横推万界林阳苏颜六零寡妇再嫁嫂子,求你,弄死我清冷师尊被疯批徒弟囚禁后四合院中的路人温柔潮汐[先婚后爱]八零大美人她不挣扎了闪开,我要开始说话了!(无限)龙王令开局无敌,吾乃不朽大帝捻桃汁反派:女主不听话有啥子办法?春盼莺来重生知青:我的火红年代神婿叶凡
书友收藏:快穿之影视世界闪开,我要开始说话了!(无限)综影视之创死所有主角苏璎盛敬锋综影视,在小世界里刷技能八零掌中娇没你就不行之新征途后妈养崽:太宠啦,老公萌娃黏着她我是绝色美少年综影视之体验国民女神穿进肉文中【高、SM、NP】正文免费权力巅峰:从基层公务员开始知否:我,异姓王,明兰舅父盗墓:异人之下,九门一首红楼沉浸式围观全球畸变:开局活吞黑曼巴蛇破云双男主,酒后不小心和死对头睡了影视那些年我们的意难平绝色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