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排行周排行月排行日推荐周推荐月推荐

并读小说>穿书嫁首辅,锦鲤甜妻旺全家>第344章 当然作数

第344章 当然作数(第1页)

……

三年一度的科举之年,秋闱悄无声息的来临,万千学子摩拳擦掌,寒窗苦读,只等这一刻。

白云书院的所有学子们都进入了白热化的备考阶段,留宿的每天都在挑灯夜读,一天只睡两三个时辰,其余时间都在抱着书本啃。

夫子们也给他们加大了课业强度,准备参加秋闱的,全都无心吃喝玩乐,只想给自己奔个好前程,不说多了,举人还是要考一个的。

齐修远成亲以后,就变得正经了许多,不再是每天吊儿郎当的了,在萧鹤川的影响下,每天老老实实的研读功课。

他和6尧,经常约着萧鹤川一起读书,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就会请教萧鹤川,而萧鹤川也都不厌其烦的给他们解答。

6尧在白云书院也是终于冲到了前十的名次,萧鹤川每个月依旧稳居甲一等的宝座,其次就是洛铭,他努力起来,也不比其他人差,就是永远都越不过萧鹤川去,书院的同窗们给他安了个万年老二的名头。

换做之前他还会斤斤计较,现在他也不计较了,因为已经麻木了。

别人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吧,他无所谓,学好自己的就行。

……

在秋闱来临之前,姜岁把所有的重心都放在了萧鹤川考试的事情上,每天也不怎么醉心于酒楼的生意了,方妙一个人可以完全扛下,不需要操心了。

杯莫停的生意很好,每天都是高朋满座,她又上新了几道招牌菜,现在杯莫停的热度已经和飞花楼齐平,除了没有飞花楼豪气以外,生意已经完全盖过了飞花楼。

她每天一有空就陪着萧鹤川看书,替他磨墨,整理书籍,自己也跟着学点东西。

萧鹤川虽然是重活一世,他心里记得上一世秋闱的考题,但为了避免出差错,他还是不能懈怠,万一考题变了呢?

姜岁如今也不在他面前藏着掖着了,把自己的学识都展现了出来,有时候夫妻俩还能就一些问题展开激烈的辩论。

萧母也是不敢打搅,怕影响了儿子的功课,秋闱的日子越近,她就越上火,每天只能变着法的给儿子弄吃的喝的。

现在家里的生意也不用她管,她就每天在家照顾自己两个怀孕的儿媳,再帮着带带双胞胎孙子孙女。

秋闱秋闱,就是在阴历八月举行的考试,也叫乡试,在各州举行,前三十名可以在次年的阴历二月,前往京都参加春闱。

春闱前三十名,才能参加最后的殿试,考中前十名的,根据名次安排官职,由大到小,状元可以直接进入翰林院,以后的升迁之路就是六部。

秋闱第一名也叫解元,在成百上千的学子之中,考中第一名,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相当于是省状元一样的存在了。

所以萧鹤川才想把兰兰和苏宴清的婚礼放在自己秋闱放榜之后举行,就是想用解元的名头,给她当靠山,不让人瞧不起她。

秋闱一共要考三场,每场三个昼夜,三场就是九天七夜,也就是说,考生们要在考场待上九天七夜,吃喝拉撒都在考场。

第一场考的是八股文,从四书五经里面挑选题材,第二场考的是官场应用文,根据提供的案例来撰写司法判文,第三场考策问,涉及到的都是国民计生问题,要求考生给出具体的对策和办法。

科举是人才选拔,对于一个国家而言尤为重要,秋闱就像是高考,是国之大事,朝廷为了确保考试顺利进行,开考以后,考场就会上锁,期间无论生什么,在考试结束之前都不可能开锁。

所以考生们进入考场之前,要准备的东西一定要准备齐全,秋天潮湿,考场阴冷,到了晚上十分难熬,一共要在里面待九天,需得慎重对待。

衣服鞋袜,笔墨纸砚,都要准备好,一旦有遗漏,外面的人是送不进来的。

姜岁给萧鹤川准备好了足够换穿的衣物,还有保暖的鞋袜护膝,还有经得住存放的糕点。

笔墨纸砚,连着三天都早中晚各清点一遍,生怕有什么遗漏。

她比萧鹤川还紧张,甚至比自己当年高考的时候都要紧张。

阴历八月,也就是阳历九月,秋闱这一天,姜岁还有萧家众人一齐送萧鹤川入考场,仲云先生也亲自来了。

白云书院有一部分的学子都来参加秋闱了,还有一大部分都是心里没底的,他们准备等下一届科举。

必须是秀才才能参加秋闱,齐修远和6尧都在这之列,还有洛铭也是。

6尧紧张的很,站在考场外面,他父亲母亲一直叮嘱他,不能出差错,齐修远则是拉着自己妻子的手安抚着,他自己都不紧张,反倒是他娘子紧张到不行,两家对比有点明显。

“九天以后,我来接你。”姜岁没什么好嘱咐他的,她相信他的能力。

萧鹤川点点头,拉着她的手,将她拥入怀中,在她耳边轻声道:

“我会想你的,等我的好消息。”

“没个正经,考试的时候可不许想我,哪怕是已经经历过一次了,也要认真对待。”姜岁拿小拳拳轻轻的砸了他的胸口一下。

“那我要是考中解元,你准备给为夫什么奖励?”萧鹤川有些得寸进尺。

姜岁脸一红:

“你想要什么奖励?”

萧鹤川佯装思索了一下,然后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来:

“我记得你刚嫁给我的时候,你和说过,等我们在一起过了第三个年以后,你就给我生个小娃娃,还作数吗?”

那时候,他还是个傻子,前三嫂刘氏和他说,只要和媳妇睡在一起就会有小娃娃,他当时还很天真的问她这个问题,姜岁便想了个理由来搪塞他,没想到他现在好了,也还是记在了心里。

“你还记得呢?”姜岁从他怀里抬起头诧异的问道。

“当然记得,你就说作不作数吧?”萧鹤川颇有一种,你要是不答应,我就要纠缠到底的架势。

姜岁忍不住笑,心里头也跟蜜一样的甜。

算算日子,过了今年就十八了,和他生个小娃娃也不是不行。

于是她点头:

“当然作数!”

书友推荐:天人图谱娇软知青下乡后,糙汉子眼直了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山村傻子神医绝世强龙恐怖游戏里的怪物男友龙王令第一次魔法世界大战芭蕾鞋升温监国太子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混沌剑神原神:从开局催眠安柏开始我的绝品老师四合院中的路人正义的使命春盼莺来开局无敌,吾乃不朽大帝虐主文的NPC消极怠工了[快穿]执掌风云
书友收藏:一品红人红楼沉浸式围观荼靡花开东恒青云综影视之一下就拆了官配闪开,我要开始说话了!(无限)影视那些年我们的意难平综影视之体验青云之驭娇红人影视世界梦游记将门弃妇又震慑边关了!综影视之穿越从知否开始下雨天绝色佳人后妈养崽:太宠啦,老公萌娃黏着她综影视,在小世界里刷技能再见青春综影视之楚楚动人我的公公叫康熙全民转职:修仙者废?看我一剑开仙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