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排行周排行月排行日推荐周推荐月推荐

并读小说>逆行的阳光>有多少喜欢藏在捉弄里

有多少喜欢藏在捉弄里(第1页)

谢云棋看着林默冰冷的眼神,下意识咽了咽口水,他抿了抿唇,沉默片刻,抬头看向苏慕晴,一脸无辜地眨了眨眼睛,语气有些无辜地开口道“怎么了,难道我说错了么?还不让人说话了?”

林默看着谢云棋装出来的无辜样子,抿了抿唇,没有说话,他看向苏慕晴,只见她一脸平静,仿佛刚才那个气鼓鼓的人不是她一般,他抿了抿唇,语气有些无奈地开口道“我送你回家吧”

谢云棋看着林默无奈的样子,撇了撇嘴,他看向苏慕晴,见她不理自己,有些委屈,抿了抿唇,小声嘟囔道“切,不就是说你矫情么,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大小姐”

(苏慕晴听着谢云棋阴阳怪气的话,气得直咬牙,她抿了抿唇,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抬手抹了一下眼角,佯装镇定,心底暗暗地翻了一个白眼,没有理会谢云棋,而是自顾自地往前走。

谢云棋看着苏慕晴气鼓鼓地走在前面,觉得有些好笑,他抿了抿唇,快步跟上她,和她并肩走着,他歪头看着她,挑了挑眉,有些不满地开口道“喂,生气了?啧啧啧,真的生气了?不就是说你矫情么,至于么,矫情鬼”

苏慕晴听着谢云棋还是不依不饶地说着,她抿了抿唇,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低头看着地面,没有理会他。

林默听着谢云棋还是不依不饶地说着,他抿了抿唇,侧头看向他,眼神冰冷,语气有些不善“你要是没事做,就找你那些朋友玩去,你手机已经响了好多次”

谢云棋听见林默冰冷的语气,下意识咽了咽口水,他抿了抿唇,侧头看了一眼他手中的手机,的确有好几个未接电话,他皱了皱眉,沉默片刻,咬了咬牙,还是开口道“你别多管闲事”

苏慕晴闻言,抿了抿唇,微微侧头,抬头看了他一眼,眼底划过一丝烦躁,加快步伐往家里赶。

谢云棋看着苏慕晴加快度往前走,抿了抿唇,有些无奈地撇了撇嘴,小声嘟囔道“矫情鬼,真难伺候”

林默听见谢云棋小声嘟囔的话,抿了抿唇,侧头看了他一眼,眼底划过一丝无奈,没有说话,只是跟在苏慕晴身后,默默地陪着她。

苏慕晴听着谢云棋嘟嘟囔囔,抿了抿唇,继续往前走,没有理会他,只是加快脚步往家里走,想快点逃离他身边,她不想跟他再多说一句话,对于一个说话气人的人,她选择不再理会,不然他指不定要蹬鼻子上脸,走到家门口,用钥匙打开门,“砰”的一声把他们关在门外。

谢云棋看着被关上的门,挑了挑眉,有些无奈地撇了撇嘴,小声嘟囔道“切,至于么,真是矫情”

林默看着被关上的门,抿了抿唇,没有说什么,只是看了谢云棋一眼,转身离开。

谢云棋看着林默离开的背影,挑了挑眉,抿了抿唇,没有说什么,转身往自己家里走去。

教室里传出一阵阵清脆的铃声,学生们迅地回到座位上坐好,等待着老师前来上课,整个教室弥漫着浓厚的学习氛围。

老师在讲台上慷慨陈词,手中的粉笔在黑板上留下了一行行白色的字迹。学生们目不转睛地盯着老师,随着老师的讲解而点头示意。

操场上生机勃勃的景象立刻呈现在眼前。一些学生在操场的角落里欢快地跳绳,他们的身姿轻盈,如同翩翩起舞的蝴蝶。还有一群学生则在篮球场上展开了一场激烈的角逐,他们的欢呼声和欢笑声此起彼伏。

好不容易停了几天的雨又开始下了。

雨滴落在学校的操场上,溅起一串串水花。教学楼的窗户上,雨水顺流而下,汇聚成一股股细流。在雨中,学校的景色变得空灵而神秘。校园里的树木被雨水冲刷得愈翠绿,草地上的青草散着清新的气息。空气中弥漫着湿润的泥土香,让人心神愉悦。

学生们纷纷跑进教学楼,埋怨起老天不长眼,不给他们玩耍的机会。

由于一周一次小组与小组之间调换座位,苏慕晴的座位恰好在窗台边,她趴在桌上,歪着头看着窗外淅淅沥沥的小雨。

淅沥的小雨温润了操场的每一个角落,屋檐下滴落的水珠打破了静止的空间,激起阵阵水花。操场的每一寸土地都被雨水淋湿,宛如一幅水墨丹青。

蒙蒙细雨将操场轻轻笼罩,远处的景象变得模糊而美妙。操场的每一角落都充满了诗意,仿佛是一幅流动的水墨画。在这幅画中,有雨滴打在地面上的声音,有树枝在风中摇摆的影像,还有雨滴在草叶上留下的痕迹。让人仿佛置身于一江南水乡的美丽诗篇之中。

“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

林默午睡刚睡醒,有些迷迷糊糊地,听到声音抬头,正看到苏慕晴趴在桌上看着窗外“那你喜欢雨吗?”

苏慕晴懒洋洋地趴在桌上,手托着下巴,看着窗外“还好吧”

谢云棋坐在苏慕晴前桌的位置,他转过头,顺着苏慕晴的视线看向窗外,雨下得很大,他伸出手接了一滴雨水,雨水顺着指尖落下,他看着雨滴落在地上,微微愣神“哟,又开始装文艺了,看个雨还念诗”

苏慕晴白了谢云棋一眼,转过头继续趴在窗台上,看着窗外。

谢云棋笑嘻嘻地凑到苏慕晴身边,他双手撑在窗台上,把脸凑近苏慕晴“行了,别看了,你看了这么久,有什么感想吗?”

苏慕晴被谢云棋突然的凑近,吓了一跳,她一巴掌拍在谢云棋肩膀上,一脸嫌弃地推开谢云棋凑近自己的脸,白了谢云棋一眼,继续趴着看窗外。

林默听到苏慕晴和谢云棋打闹,忍不住笑出声,他侧过头,看向窗外,雨下得很大,天色渐暗,空气中弥漫着潮湿地气息,街道上车辆稀少,行人稀少,只有偶尔路过的车辆,溅起水花。

谢云棋顺着林默地视线看过去,他把头凑近林默,看着窗外,突然惊呼一声“我擦,这雨下得也太大了吧!”

林默被谢云棋突如其来地惊呼吓了一跳,他侧过头,一脸疑惑地看着谢云棋“怎么了?”

苏慕晴依旧没有理会谢云棋,她趴在桌上,一只手托着下巴,另一只手撑着脸,侧着头,看着窗外。

谢云棋没说话,直勾勾地看着窗外,他伸手,把窗户开到最大,任由风吹雨打,雨水打在他脸上,眼睛里,头上,他抬起头,任由雨水顺着额头流到脸上。

林默看着谢云棋,不知道为什么,他从谢云棋身上看到了一丝落寞,他伸手,握住谢云棋放在窗台上地手“外面下雨了,别感冒了,把窗关上吧”

谢云棋愣了一下,他转过头,看向林默,脸上挂着落寞地笑“没事,我不怕冷,你不用管我”

林默看着谢云棋,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他轻轻叹了口气。

雨越下越大,雨点打在窗户上,出啪啪啪地声音,窗外一片雾蒙蒙。

谢云棋看着苏慕晴,沉默片刻,他叹了口气,伸手把窗户关上。

林默看着谢云棋,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松开手,站起身,走到窗户边,看向窗外,天空阴沉沉地,乌云密布,仿佛随时都会电闪雷鸣。

谢云棋看着窗外,雨下得越来越大,雨滴打在窗户上,溅起一片水花,他看着窗外,伸出手,试图抓住什么,却什么都抓不住。

苏慕晴依旧趴在桌上,她侧头,看着窗外,风吹过,吹动她的头,雨水顺着脸颊滑落,拿出纸巾擦了擦脸上的雨水。

苏慕晴这才注意到,谢云棋身上湿漉漉的,头也湿了,雨水顺着额头滑落,她看着谢云棋,无奈地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拿出纸巾,递给他。

谢云棋见苏慕晴没理解他的意思,索性握住她的手给自己擦起脸擦完脸又擦了擦被雨水打湿的身上。

书友推荐:六零寡妇再嫁嫂子,求你,弄死我被嫡姐换亲之后正义的使命等你上线升温无敌六皇子执掌风云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混沌剑神虐主文的NPC消极怠工了[快穿]诸天:横推万界重生知青:我的火红年代八零之短命大佬的美人老婆八零大美人她不挣扎了反派:女主不听话有啥子办法?城里的香艳伺机而动直男宿主被反派强制爱了芭蕾鞋
书友收藏:破云综影视之创死所有主角荼靡花开你一个交警,抢刑侦的案子合适吗无敌六皇子综影视之穿越从知否开始综影视之一下就拆了官配穿越星际妻荣夫贵影视那些年我们的意难平东恒青云穿越宋末,从琼崖崛起再见青春【穿书】老祖宗她只想长命百岁权力巅峰:从基层公务员开始盗墓:异人之下,九门一首闪开,我要开始说话了!(无限)在人间综影视之体验四合院之刘光奇没你就不行之新征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