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排行周排行月排行日推荐周推荐月推荐

并读小说>逆行的阳光>谢氏两兄弟

谢氏两兄弟(第1页)

谢烬感受到苏慕晴柔软的身体贴在自己身上,一股淡淡的香水味扑鼻而来,让他有些心猿意马,忍不住深吸一口气,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容,心中暗喜,表面上依旧表现得十分虚弱,一脸痛苦地皱着眉头,嘴里不断出痛苦地哼哼声,脚步虚浮,一步三晃,像个喝醉酒的醉汉一样,连走路都有些摇摇晃晃,身体全靠苏慕晴搀扶才能勉强站稳。

苏慕晴看着谢烬痛苦不堪,虚弱无力的样子,心中更是焦急,连忙用力搀扶着他,脚下加快脚步,心急如焚地向着医院走去,丝毫没有意识到谢烬是装出来的。

眼看着医院就在眼前,谢烬突然哎呦一声,脚下一软,整个人倒在苏慕晴身上,苏慕晴猝不及防,脚下一个踉跄,瘦弱的身体承受不住谢烬的重量,两人双双摔倒在地,幸亏谢烬用手护住了苏慕晴腰才不至于摔得那么疼。

苏慕晴一脸担忧地看着谢烬,语气焦急地说道“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受伤”

谢烬感受到苏慕晴温热柔软的身躯紧贴着自己,一股淡淡的香味萦绕在鼻尖,让他心猿意马,体内传来一阵燥热,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耳朵微红,脑海中不断闪现出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强忍着内心的躁动,努力装出一副虚弱不堪,楚楚可怜的样子,用沙哑磁性的声音,可怜巴巴地看着苏慕晴,语气虚弱地说道“痛死我了,我浑身上下好像散架了一样,动都动不了”

顾小叶闻言,连忙凑过去,关切地看着谢烬,语气焦急地说道“对啊,赶紧去医院吧,阿晴,你快把他送到医院去,千万别耽搁”

谢烬被苏慕晴搀扶着站了起来,双手搂住苏慕晴纤细柔软的腰肢,脸颊贴近她白皙光滑的脖颈,感受着她温热香甜的气息,呼吸不自觉地变得急促起来,脑海中闪过一连串少儿不宜的画面,脸色涨红,嘴唇微微颤抖,心跳加,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有些心虚地低下头,不敢与苏慕晴对视,深怕被她现自己内心龌龊不堪,肮脏邪恶的想法。

苏慕晴搀扶着谢烬,感觉到他身体在颤抖,下意识地低头看去,见他脸色涨红,呼吸急促,额头上布满汗珠,一副虚弱不堪,摇摇欲坠的样子,忍不住关切地询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谢烬感受到苏慕晴关切担忧地目光,心中不禁一暖,嘴角微扬,露出一抹得逞的笑容,努力克制着内心的冲动,将头埋在苏慕晴颈窝处,呼吸着她身上散出来的淡淡幽香,声音沙哑,低声道“没什么,可能是累了吧,休息一下就好”

苏慕晴闻言,顿时松了一口气,下意识地以为谢烬是累了,并没有往其他方面多想,连忙搀扶着他,向医院走去,生怕耽误了最佳治疗时间。

谢烬搂着苏慕晴柔软纤细的腰肢,感受着她温热香甜的气息,内心一阵激动,身体逐渐放松,整个人靠在苏慕晴身上,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她娇艳欲滴,樱桃小口,脑海中忍不住浮现出一些少儿不宜,不可描述的画面,趁着苏慕晴低头不注意,偷偷伸出一只手,在苏慕晴腰间摸了一把,摸完之后,连忙收回手,做贼心虚地看向别处,深怕被苏慕晴现。

苏慕晴搀扶着谢烬,感受到腰间传来一阵异样,身体瞬间僵硬,下意识地低头看去,察觉到自己被谢烬吃豆腐,顿时有些恼怒,一脸愤怒地瞪着谢烬,语气不满地质问道“喂,你干嘛,好好走路”

谢烬被苏慕晴抓了个正着,内心一阵慌乱,连忙收回手,故作镇定地说道“没什么,就是手滑,不小心碰到了”

苏慕晴闻言,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恶狠狠地瞪了谢烬一眼,咬牙切齿地说道“你给我注意点,手别乱摸”

谢烬闻言,顿时慌了神,连忙举起双手,做出投降状,一脸讨好地看着苏慕晴,语气诚恳地说道“好好好,我知道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谢烬感受到苏慕晴态度有所缓和,心中不禁松了一口气,暗自庆幸,表面上却不动声色,一副十分乖巧听话的样子,搂着苏慕晴纤细柔软的腰肢,跟着她一起向医院走去,耳边传来她沉稳有力,匀称流畅的心跳声,感受着她温热香甜的气息,内心不禁一阵荡漾,继续向医院走去。

谢无渡接到商场的电话,听说谢烬被货架砸伤,连忙放下正在开的会议去商场调监控,却通过看见谢烬被人扶着离开商场,哪里有受伤很严重的样子,反倒有种奸计得逞的感觉,看着他笑的像狐狸一样,只当他是又想玩玩,但毕竟就这么一个弟弟还是选择跟了上去,他坐在车里,目睹了一切,看着谢烬搂着苏慕晴纤细柔软的腰肢,举止亲密,眼神有些复杂这臭小子交往那么多女友,哪个不是姿色上乘的尤物,怎么会将目标落在这么一个普通女孩身上?

苏慕晴搀扶着谢烬,走了一会儿,渐渐感到有些体力不支,累得气喘吁吁,额头上布满汗水,深吸一口气,有些吃力地搀扶着谢烬来到医院,挂完号,带着他来到一间病房,让他躺在病床上,汗水早已逐渐浸透身上的衬衫,她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谢烬躺在病床上,看着苏慕晴为自己忙前忙后,心中十分感动,忍不住伸出手,轻轻抓住她白皙纤细的手,伸手抓住她纤细柔软的手腕,轻轻把她拉到床边坐下,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纸巾,温柔地替她擦去脸上汗水,一脸关心地说道“辛苦你了,赶紧坐下休息一会儿吧”

苏慕晴感受到谢烬手指轻柔地擦去自己脸上的汗水,不禁微微一怔,连忙回过神来,下意识地抽回手,摇了摇头,一脸平静地说道“没什么,你先躺下休息一会儿,我去问问医生怎么回事”

谢烬看着苏慕晴一脸平静,毫无波澜的样子,心中不禁有些失望,暗自叹了一口气,目光灼灼地看着她,语气柔和地说道“嗯,那就麻烦你了”

谢无渡挑了挑眉,将车开到医院门口,打开车门,从车上下来,由于这所医院是他投资的,自然很容易找到谢烬,大步流星地走进医院,路过苏慕晴身边时,似乎不经意地朝她看了一眼,嘴角微扬,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走进病房看着谢烬一脸失落的样子,轻笑一声“臭小子,你居然也知道装病了?”

谢烬听见谢无渡的声音,不禁一愣,下意识地抬头看去,只见谢无渡西装革履,风度翩翩,迈着大长腿走进病房,一脸戏谑地看着自己,不禁有些心虚,连忙低下头,故眼神飘忽不定,有些心虚地说道“哥,你别瞎说,我怎么可能装病”

谢无渡看着谢烬眼神飘忽不定,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不禁觉得好笑,双手环胸,靠在墙上,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语气戏谑地说道“哦?是吗?我怎么觉得某些人的演技实在是不敢恭维呢?”

谢烬听见谢无渡如此毫不留情地揭穿自己,不禁老脸一红,尴尬地轻咳一声,有些不自然地别过头,不敢与谢无渡对视,连忙矢口否认,嘴硬道“哥,你别胡说,我哪有装病,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谢无渡看着谢烬一脸慌乱,手足无措,极力狡辩的样子,不禁觉得好笑,忍不住勾起嘴角,轻笑一声,语气戏谑地说道“是吗?那要不要我把监控录像给你看看?”

谢烬听见谢无渡居然要调取监控录像,顿时心中一惊,脸色骤变,眼底闪过一抹慌乱之色,连忙抬起头,死死地盯着谢无渡,结结巴巴地说道“哥,这,这就不用了吧,我是真的受伤了,你看,手腕都骨折了!”

谢无渡闻言,眉头微皱,低下头,一脸疑惑地看着谢烬伸出的手腕,心中不禁有些狐疑,仔细打量一番,只见谢烬手腕处并无淤青,甚至连红肿都没有,只是有些轻微地擦伤,眉头微挑,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语气戏谑地说道“哦?是吗?臭小子,真是长本事了,居然还学会了演戏”

谢烬见自己手腕骨折骗不过谢无渡,不禁老脸一红,连忙将手缩回去,紧紧握成拳,低着头,沉默不语,一副做贼心虚,羞愧难当,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的样子,自己好不容易让苏慕晴愧疚地陪着自己,可要是自己没受点重伤,只怕苏慕晴转头就会离开,小声嘀咕道“哥,你……你要不跟医生说我受伤很严重?”

书友推荐:八零大美人她不挣扎了花开百年玻璃灯相敬如宾第六年全球畸变:开局活吞黑曼巴蛇我的绝品老师炮灰是心机美人(快穿)六零寡妇再嫁无敌六皇子嫂子,求你,弄死我网恋到顶头上司了!异界游戏制作人娇软知青下乡后,糙汉子眼直了山村傻子神医八零之短命大佬的美人老婆温柔潮汐[先婚后爱]春盼莺来苏媚赵春城龙王令苏霞老王
书友收藏:我的公公叫康熙苏媚赵春城重生在电影的世界权力巅峰:从基层公务员开始在人间快穿之影视世界双男主,酒后不小心和死对头睡了综影视之美人倾城穿成恶毒女配,我陪大佬东山再起综影视,在小世界里刷技能一品红人影视那些年我们的意难平红楼沉浸式围观青云之驭娇红人放学等我知否:我,异姓王,明兰舅父综影视之体验嫂子:我真不是傻子了惊艳绝伦后妈养崽:太宠啦,老公萌娃黏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