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排行周排行月排行日推荐周推荐月推荐

并读小说>逆行的阳光>初识不识君

初识不识君(第1页)

过了许久,简逢突然起身拿起外套,推门离开,苏慕晴看着他离开地背影,突然意识到或许自己惹上什么麻烦,这个少年很奇怪,应该比自己大几岁,他穿着白衬衫黑裤子,看起来很阳光,不过他浑身散着生人勿近地气息,又或许是因为他不爱说话,所以让人感觉难以接近,不过这都跟她没关系,反正她也不认识他,她不想去想这些乱七八糟地事情,现在最重要地是怎么联系姐姐,她强撑着坐起来,却现自己浑身无力,头晕目眩。

简逢走出医院,雨已经停了,空气格外清新,他慢慢走在路上,直到看见一个垃圾桶,他一脸嫌弃地把抱过苏慕晴地外套脱下来扔了进去,好像扔掉了什么沉重的包袱,他想起苏慕晴,那个女孩看上去好像很可怜,她身上满是淤青,应该是被欺负过,她抱着外卖,却差点被保安赶出去,如果不是他出现,她可能现在还在大雨中淋着,他突然觉得心里很烦躁,或许不该这么做,不过他还是停下脚步,对自己说道“就当日行一善”

苏慕晴在护士离开后艰难地坐起来,靠在床头,她伸手摸着额头,上面还贴着胶布,伤口好像已经不疼了,她检查着自己身上地淤青,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地方,都是一片一片地淤青,还有一些伤口,不过好在都已经结痂,虽然疼但是没有之前那么严重,她下床办理了手续便打算离开医院。

简逢漫无目的地在马路上走着,路过一家甜品店,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走了进去,他点了一杯草莓奶昔,慢悠悠地喝着,心里却有些烦躁,他坐在椅子上呆,突然听见不远处传来一阵嘈杂声,他转过头就看见一群人围在一起,好像在看热闹,他皱了皱眉,放下奶昔,起身离开。

苏慕晴走出医院,迎面撞上一群人,他们推推搡搡,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她看见他们围在一起,她想从旁边绕过去,可是她刚走两步,就被其中一个女生抓住。

女生恶狠狠地看着她,她下意识地往后退,女生用力推了她一把,她重心不稳,踉跄几步,跌倒在地,女生看着狼狈地苏慕晴,扬起手就是一个耳光。

苏慕晴没有防备到就被扇了一巴掌,女生似不解气一般又抬起手朝她脸上扇去,嘴里一个劲骂骂咧咧的,只因为她男朋友关注了苏慕晴,又看了一些关于她的负面报道便以为苏慕晴跟她男朋友有关系,苏慕晴显然还没有回过神来便看见那一巴掌要落下。

简逢回到车里,他坐在驾驶座上,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打开了手机,打开微博,看着那条热搜,关于苏慕晴,他没有点开大图,也没有看评论,他只是沉默了片刻,便下车朝她走去,他拨开人群,看见倒在地上捂着脸地苏慕晴,打算看戏,他觉得苏慕晴应该就是那久居不下热搜所报道的那种游戏男人堆里的名媛,他对于这种人最是嗤之以鼻。

苏慕晴被女生打懵了,她捂着脸,瞪大了眼睛,一脸难以置信,女生还想再打她一巴掌时,她显然已经回过神来了,她下意识抓住那个女生的手,眉头微蹙“我与你素未谋面,你为什么会对我如此恶意满满?”

一旁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路人纷纷起哄,还有的趁乱踹了苏慕晴几脚,毕竟都是一些只看新闻完全不询问有什么内幕的人,有了热闹怎么可能放过,有的直接怼镜疯狂录视频,苏慕晴似乎对这种恶意习以为常又似乎逆来顺受,她甩开那个女生的手,落荒而逃。

简逢看见苏慕晴匆匆忙忙地跑了,他看见她的衣服上全是泥土和水渍,头湿漉漉地贴在脸上,一副狼狈不堪地模样,她跑得很快,像只受惊地小鹿,慌慌张张地逃走,那一巴掌似乎并没有给她带来太大地伤害,她看上去似乎并不在意。

简逢看着她跑远,耳边似乎还能听见那些人地冷嘲热讽,他狠狠地踩下油门,开车离开,他突然好奇到底在苏慕晴身上生了什么?以至于她变成这样人人喊打的境遇?难道就因为这久居不下的热搜?这明显是有人故意为之,不然这热搜都快持续一个月了还在霸榜。

苏慕晴一路跌跌撞撞地小跑着离开,跑到一定距离她忍不住回头看,却现那些人还在跟着她,这一路上她像过街老鼠一样很是忐忑,她害怕再遇到刚才那群人,自从那天以后她的生活变得一团糟还到处遭受恶意满满的羞辱,她感到疲惫,一不留神被东西绊倒,她艰难地爬了起来,旧伤再添新伤,让她很是无助。

简逢从甜品店出来开车在路上漫无目的地行驶着,想到苏慕晴,突然觉得有些后悔,自己是不是太过多管闲事?那些人明显是想拿苏慕晴当出气筒,不过是因为看了一些无聊的八卦,就将一个无辜的女孩置于水深火热之中,简逢想起苏慕晴那怯生生又可怜兮兮地模样,他突然对那些人厌恶至极,他知道自己应该恨苏慕晴才对,恨她的男朋友如此爱她却又跟自己喜欢的人订婚,可是她那可怜兮兮地模样,又让他忍不住去想她。

他路过一条小巷子时看见苏慕晴正艰难地往外走,她脚步踉跄,似乎还受了伤,他把车停在路边,下车走过去“苏慕晴”

苏慕晴听到简逢的声音下意识回头,看见他站在不远处似乎是在等她,她眼神里满是警惕,便问道“你想干嘛?”

简逢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她身上满是淤青,狼狈不堪,他想到那个女生的话,心里更加烦躁,他不明白为什么有人可以把如此恶毒的话用这么轻描淡写地语气说出来。

苏慕晴见他不说话也不搭理自己,她皱了皱眉,她觉得很难受,身上的伤很痛,又加上淋了雨,她觉得头晕目眩,她跌跌撞撞地朝前走,却不小心踩到一块石头,整个人朝前扑去,眼看就要摔倒在地。

简逢眼疾手快,一把扶住苏慕晴,才让她不至于摔倒,他看着怀里脸色惨白的苏慕晴,想了想还是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通了12o,不一会儿救护车便赶到,苏慕晴被送进了医院。

苏慕晴再次醒来已经是晚上了,她感觉浑身无力,脑袋昏昏沉沉,还伴随着轻微的头痛,她挣扎着想要起身,却现连抬手都变得十分困难,她睁开眼睛,看见简逢坐在一旁,手中拿着一份文件,正在翻阅,他表情专注,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苏慕晴醒来,苏慕晴默默地打量着他,反复在脑海中搜寻他存在的踪迹还是一无所获。

简逢听到动静,抬起头来看向苏慕晴,现她正看着自己,眼神里满是探究,他皱了皱眉,把文件放在一边,他抬起头看见苏慕晴正看着自己,他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她长得很漂亮,五官精致,皮肤白皙,但是他想到她做过的事,就觉得很恶心简逢犹豫片刻,便起身离开,关门时出一声巨响,他走后,病房内再次安静下来,只剩下苏慕晴一个人。

苏慕晴躺在病床上,静静地看着天花板,她感觉身体有些冷,她下意识缩紧身子,想要找到一点温暖,她听见门外传来轻微地脚步声,她抬起头看见一个护士走了进来,她看了一眼苏慕晴,眼中闪过一丝鄙夷,她冷声说道“病人,该打点滴了”

简逢离开医院后,便开车回到家,他躺在沙上,看着天花板,脑海中却闪过苏慕晴瘦弱的身影,他想起那个女生的话,心里更加烦躁,他起身来到阳台,看着远处灯火通明地城市,突然想到了什么,打开手机,想要翻找关于苏慕晴的事情,可是反反复复寻找她的所有信息一片空白忍不住好奇联系了这方面好友去查苏慕晴的信息,没过多久便传来资料,他一条一条地翻看,越看越疑惑,这个女孩干净整洁的资料,一看就是个很勤奋努力的女孩为什么会变成人人喊打像是一个跳梁小丑一样的绿茶婊,被所有人嘲笑。

苏慕晴看着护士走过来给她打针,她皱了皱眉,伸出手,护士握住她的手,全然不顾她已经疼的龇牙咧嘴,手臂都扎了好多次针眼,鲜血还顺着针管逆流,还在强硬地扎针,苏慕晴疼得呲牙咧嘴,护士有些不耐烦地呵斥道“你能不能别动,针都扎歪了”

简逢看完资料,没有现任何线索,他一脸疑惑地把手机放到茶几上,他躺在沙上,看着天花板,他突然意识到,或许这件事并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苏慕晴身上一定藏着一个巨大地秘密,他想要知道这个秘密到底是什么,于是便开始调查关于苏慕晴地一切。

他拿起手机,开始在网上搜索关于苏慕晴地新闻,果然,他看见一条热搜,关于苏慕晴地,他打开那条热搜,里面有很多关于她地负面报道,他忍不住皱眉,这些报道都是空穴来风,没有一点证据,只是一味地夸大其词,说苏慕晴是一个不折不扣地坏女孩,但他还是忍不住好奇。

他放下手中资料,起身离开,他开着车来到医院,站在病房外,透过窗户看见躺在病床上脸色惨白地苏慕晴,她身上盖着被子,只露出一张巴掌大地小脸,双颊泛着不正常地潮红,她似乎很难受,眉头紧蹙,额头上布满汗珠。

苏慕晴虚弱地躺在病床上,她觉得浑身没有一点力气,整个人像是虚脱了一般,她觉得眼皮越来越沉重,她知道自己可能烧了,她费力地睁开眼睛,看见窗外夜幕降临,漆黑地夜空中繁星点点,月亮挂在天边,皎洁明亮,这一连数日的折磨与委屈让她忍不住崩溃哭出来,她害怕吵到其他人,捂住自己的嘴避免出声音,小声的啜泣。

简逢推开门走进病房,他看见躺在病床上小声啜泣地苏慕晴,她地脸上满是泪痕,她很瘦,看上去弱不禁风,他走到病床前,看着她,他看见她身上有很多淤青,那些淤青很新,一看就是最近才打得,他想到那个视频,突然觉得这个女孩好可怜,他伸出手,想要摸摸她地头,可是伸出去地手却停在了半空中,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缩回手,转身离开病房。

苏慕晴听到有人开门,她抬起头来看向门口,现是简逢,她愣了一下,她下意识地想要下床,可是他却什么也没说就转身离开。

简逢离开病房后,便回到家里,他躺在床上,闭上眼睛,脑海中浮现出苏慕晴瘦弱地身影,他想起苏慕晴身上地淤青,那些淤青触目惊心,他皱了皱眉,打开电脑,开始搜索关于苏慕晴地信息,可是搜索结果却一无所获,这个女孩干净得像一张白纸,他越看越疑惑,他意识到这件事似乎没有那么简单,于是便更加坚定了要查清楚真相,点燃一根香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吐出一个烟圈,心里突然一阵烦躁,他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关心起这个?

苏慕晴看着病房门被关上,她愣住了,她没想到简逢居然会来看她,不过想想也是,他虽然一脸冷漠但是却几次三番救下自己,这种行为真的很让人费解,明明对她充满着厌恶,却又一次次救下她,她并不想欠人情,她决定等再次重逢她要好好地感谢一下他。

简逢躺在床上,一根接着一根地抽烟,直到天亮,他才慢慢地从床上爬起来,他来到浴室,打开淋浴,把身体冲洗干净,换上衣服,走出房间,开车来到实验室。

苏慕晴第二天早上醒来觉得身体恢复了不少,虽然还是浑身酸痛,她挣扎着爬起来看见药已经被拿走,病床上留着一张字条,上面只有几个字“今天记得来复查”

字迹苍劲有力一看就知道是出自男生的手,苏慕晴下意识以为是简逢,可是她又觉得不太可能,她只是一个对于简逢来说无关紧要的人,他怎么可能会亲自来给她送药,可是她又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毕竟他那么善良,不过转念一想就算是简逢给她送药又怎么样,她也不过是他救下的一个无足轻重地陌生人,换好自己的衣服便直奔学校。

简逢开车来到实验室,他刚走进去便看见正在实验室忙碌地教授,他走上前,教授看见他,脸上露出一丝惊讶,他放下手中地工具,走过来,说道“简逢,你来的正好,这次实验要的东西都在这。”

简逢开始着手准备实验器材,他今天要做一个实验,这个实验对他来说至关重要,他必须要成功,他把实验所需要的器材摆放整齐,准备好一切之后,便开始实验,他按照步骤一步一步地进行,很快就进入状态,沉浸在实验中。

突然,实验室的门被推开,一个身影闯了进来,教授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道“简逢,今天市一中的物理老师请事假,那个老师是我学生,想要找个人顶替他带班两周,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简逢闻言愣了一下,他抬头看向教授,现教授正一脸期待地看着自己,似乎对自己充满信心,他沉默片刻,缓缓开口道“好,我去”

苏慕晴回到学校,简单收拾一下便匆匆忙忙地跑到教室,她迟到了,教室里地同学议论纷纷,老师用戒尺狠狠地敲了敲黑板,教室里顿时安静下来,她打开课本,认真听着老师讲课,但是思绪却飘到了别处。

一节课上完,下节课就是物理课了,苏慕晴整理完东西便准备继续上课,她低着头誊写着笔记,听到班长喊起立,连忙站起身刚准备开口说老师好的时候,这才看到眼前这个熟悉的身影,她定睛一看,现居然是简逢,她愣了一下。

简逢站在讲台上,将课件放在桌子上,他打开课件,扫视一眼底下的学生,视线最后落在了苏慕晴身上,看见苏慕晴,他皱了皱眉,看到苏慕晴居然也在这个班,他愣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不过很快便恢复正常,他环顾四周,看见全班同学都瞪大眼睛看着他,便站起身,语气平淡地开口道“同学们,大家好,我是新来的代课老师,简逢”

苏慕晴听见简逢的声音,她抬起头看向讲台,现简逢正盯着自己,她愣了一下,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在这里遇到简逢,而且还是以这样地方式,下意识地低下头,不敢与他对视,她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她转过头,看向黑板,开始认真听讲。

简逢开始讲课,他讲得很认真,讲完一道题又接着讲下一道题,他地声音低沉磁性,听起来很舒服,苏慕晴听着他讲课,渐渐地沉浸在其中,完全没有注意到其他人都在偷偷地观察着她,简逢注意到苏慕晴地目光一直停留在自己身上,眼中闪过一丝复杂地情绪,他继续讲着题,却突然停下来,他转过头,看向苏慕晴。

苏慕晴被简逢突如其来地注视吓了一跳,她抬起头,看见简逢正看着自己,她顿时慌了神,她连忙低下头,装作认真听讲的样子,不敢再看他一眼,她不知道简逢为什么突然停下来,不过她可以肯定简逢一定是现自己在盯着他看,说实话她也只是好奇简逢怎么突然来带班了。

书友推荐:八零大美人她不挣扎了花开百年玻璃灯相敬如宾第六年全球畸变:开局活吞黑曼巴蛇我的绝品老师炮灰是心机美人(快穿)六零寡妇再嫁无敌六皇子嫂子,求你,弄死我网恋到顶头上司了!异界游戏制作人娇软知青下乡后,糙汉子眼直了山村傻子神医八零之短命大佬的美人老婆温柔潮汐[先婚后爱]春盼莺来苏媚赵春城龙王令苏霞老王
书友收藏:我的公公叫康熙苏媚赵春城重生在电影的世界权力巅峰:从基层公务员开始在人间快穿之影视世界双男主,酒后不小心和死对头睡了综影视之美人倾城穿成恶毒女配,我陪大佬东山再起综影视,在小世界里刷技能一品红人影视那些年我们的意难平红楼沉浸式围观青云之驭娇红人放学等我知否:我,异姓王,明兰舅父综影视之体验嫂子:我真不是傻子了惊艳绝伦后妈养崽:太宠啦,老公萌娃黏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