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排行周排行月排行日推荐周推荐月推荐

并读小说>【总攻】点绛唇>20今续清欢到宝蓝嘘

20今续清欢到宝蓝嘘(第1页)

彦夜这么久没有开操,当然不是因为他性冷淡。只是时鹤像个树袋熊一样挂上来之后,连衣服都不好脱。

他见时鹤主动求欢,原本就下涌的热血流地更快了,几把束缚在裤子里,几乎要爆炸。彦夜在心里讲了句脏话,灵力一震把裤子给震碎了,深红发黑的粗壮肉棒直接弹了出来,根本不需要什么前戏,丝滑地怼进了时鹤那还在淌水的后穴。

有很多事情,比裤子更重要。

“呃……好满——”

时鹤倒吸一口冷气,五指下意识收紧,在彦夜背后留下淡淡的白印。他的菊穴分明已经被插松了,但彦夜的肉棒进去时还是把穴口撑大了些,不过好歹还是吃进去了,从穴口挤出一大股水液来。

彦夜的身高在长,肉棒当然也在长,此时的大小已经足以傲视群雄,也亏地时鹤的穴被魔藤插到松垮,不然很难这么塞进去。

他把几把插到底,难得没忍住,舒畅地叹了口气。时鹤的穴被魔藤的汁液改造了,分泌起淫液来比女人还多,肉棒像是泡在热水里,阻力也小,穴肉丝绒般顺滑地包裹住他的巨物,稍稍适应了一下,就开始饥渴地吮吸着。

他抱着时鹤就压到地上,就着这个姿势开始疯狂打桩,不讲究什么章法,单纯就是快入快出,丰沛的淫水伴随着抽插被卷入又带出,很快拍打出白沫来,沾满了臀瓣,流到了地上。

时鹤抱着彦夜的脖子,高高低低地呻吟着,身体被塞满带给他难以言喻的满足感,前列腺在抽插中时不时就被擦过顶弄,无规律的刺激逼的他神志不清。

“啊啊——”

他身体猛然紧绷,难以抑制的尖锐快感涌入脑海,后穴稍稍收缩,柔媚的肉套像是有千万张小嘴嘬吸着,绕是彦夜经验丰富,也头皮发麻,差点就泄了精关。

彦夜忍了一会儿,又开始抽插。他的视线落在时鹤的身体上,这一次他注意到时鹤的胸口,准确来说是红肿的乳首。这敏感的两粒显然也是被狠狠凌虐过的,遍布胸膛的勒痕暂且不提,乳晕上似乎被擦破了皮,渗出殷红的血点来。

低头含住时鹤的左乳,淡淡的铁锈味充斥着口腔,舌尖一卷,就把那几滴血液吞吃入腹,咸腥中隐约带着甜腻的味道。

他边弄乳边操,时鹤已经被快感冲击得七零八落,不知不觉间又去了一次,精水已经明显变淡了,彦夜扫了一眼,觉得再让他射下去可能会有点亏空,于是“出于好心”掏出了一支圆润的细棒沿着时鹤的马眼塞了进去。

“那是什么?!等等——啊啊啊……”

时鹤的身体本能得弹起,但被彦夜挥手间压制了,在他止不住的抗拒中,彦夜特制版尿道棒被塞到了底,只有缀着细碎宝石的顶端露在外面。

好了,这下不用担心时鹤射太多精尽人亡了。彦夜满意地握着时鹤的大腿,给人翻了个面,再狠狠操进去。

时鹤终于从情欲中挣脱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彻底脱力了。

他平复着自己的喘息,看着刚刚交合的对象正帮自己清理身体,两根手指探入松软的后穴,撑开,引出里面混着淫水的浊液时,才想起他甚至不知道这个少年的名字。

“……感谢道友的帮助,请问,你能告知在下你的姓名吗?”

挨了顿狠操还要说谢谢,彦夜有点想笑,但他面上仍是没什么表情,轻飘飘就略过了这个话题:

“你的身体还是受了惑心魔藤的影响,以后会更容易被激起情欲。”

这就是不打算告知的意思。

时鹤心情略有黯然,虽然二人只是萍水相逢,但一场鱼水之欢也让他对少年添了几分好感,声音闷闷的:

“嗯。”

彦夜已经给人清理干净,把时鹤的储物袋丢还给他,看着他艰难地穿衣,还是习惯性地上手帮忙了。

“如果时道友能想彻底消除这种影响,可以用澄冰玉露化解,二品丹药,品阶虽然不高,但比较少见,需要留意。”

“……这丹药我甚至没听说过。”

激烈的性爱后,疲倦和困意一起冒了出来,时鹤半阖着眼,有些困意。

书友推荐:八零之短命大佬的美人老婆给卫莱的一封情书我有一剑春盼莺来恐怖游戏里的怪物男友六零寡妇再嫁无敌六皇子林阳苏颜绝世强龙八零大美人她不挣扎了第一次魔法世界大战伺机而动被嫡姐换亲之后于青等你上线苏媚赵春城相敬如宾第六年清冷师尊被疯批徒弟囚禁后炮灰是心机美人(快穿)晋末长剑
书友收藏:对不起小龙女,我尹志平只想修仙绝色佳人青云之驭娇红人无敌六皇子一品红人【穿书】老祖宗她只想长命百岁再见青春穿成恶毒女配,我陪大佬东山再起没你就不行之新征途综影视之穿越从知否开始双男主,酒后不小心和死对头睡了八零掌中娇知否:我,异姓王,明兰舅父综影视之一下就拆了官配官道:从殡仪馆平步青云闪开,我要开始说话了!(无限)荼靡花开快穿从魂穿六零开始影视那些年我们的意难平综影视之美人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