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排行周排行月排行日推荐周推荐月推荐

并读小说>纯欲胖妹太勾人(绿茶 勾引短篇合集)>6他这么厉害让阿姒一整晚都没有时间

6他这么厉害让阿姒一整晚都没有时间(第1页)

闻在宥在众下属的簇拥下,挎着大刀迈进延春阁的宫门。

与此同时,有个人被秘密带进宫,“扑通”一声跪倒在来人面前,钟粹宫昨日包姒路过的书房,里面传来一道劫后余生的哭诉:“奴才叩谢太子殿下救命之恩!”

小侯爷,现在是指挥使,被鸢尾恭恭敬敬请到正厅,小小的屋子里挤满了一群大汉,包姒有些憋闷,指挥闻在宥:“叫其他人出去。”

几个下属冷哼一声,对有人对老大颐指气使的行为不屑一顾:“娘娘,还烦请您不要妨碍公务。”

“出去。”

没想到指挥使发话,下属们面面相觑,拱手告退。

“小侯爷有什么想问的便问吧。”

他抓着杯盖的手掌用力收拢,把里面沸腾的热气压下:“昨夜你不在延春阁,你在哪里?”

“这和长乐宫走水的事没关系吧。”

“砰——”

包姒坐在上位瞳孔震颤,闻在宥徒手捏碎了瓷杯,他捏着一块莹白的碎片上前拨开女人的衣领,绯红的印记触目惊心:“是谁?”

她想拢起领口,尖锐的刺片抵在锁骨上,他咬牙切齿:“我问你是哪个畜生干的!”

原主死了,包姒就把他当成前夫一样对待,宽慰但敷衍:“这不重要,锦衣卫查走水一案,现在能证明我没有时间去纵火不是?”

“他这么厉害,让阿姒一整晚都没有时间?”恶狠狠的男人越说越委屈,手里的力道逐渐放松,他跪在女人面前,伏在她膝头,抬眼泪成一片,“阿姒…你不要我了吗…”

该怎么解释,说她不是你的阿姒,还是说她爱上了别人?

第一个说不出口,第二个也不对,她和沈还,她见色起意,他出尝人事,谈爱太重,谈情太深,她无法说与小侯爷,只能沉默着轻抚他的鬓发:“我总归是,站在你这一边的…”

啪嗒。

碎瓷片掉在地上,同男人的眼泪一起。

闻指挥使是红着眼出去的,下属们拥上来:“老大,怎么样,问出什么了?”

男人低头没说话,这群没眼力见儿的还专挑人痛处说:“珍妃娘娘之前才被宣贵妃诬陷过,肯定怀恨在心,昨夜定当有不轨行为!”

一直没抬头的人突然给他一个暴锤,一脚踹上去:“你他娘的才不轨!”

眉毛压住上眼睑,通红的眼尾平添几分狠戾:“走!去长乐宫!”

包姒到长乐宫的时候,乌泱泱站满了人,禁卫军和宫正司的人争执不休,锦衣卫作壁上观,宣贵妃被宫女扶着出来,面露疲态,她注意到,今天陪着贵妃的不是往日那位姑姑,难道,出人命了?

锦衣卫再次问询了长乐宫人昨夜的细则,又查问了各宫嫔妃才散了,临走时被宣贵妃叫住:“珍妃,你留一下。”

一种上学时被班主任留堂的惊慌感,她工作多年已经很久没感受过了。

“是。”

“闻指挥使,且慢。”

闻在宥颔首:“贵妃娘娘。”

“听闻陛下把这差事交给指挥使来办,还望指挥使尽快查明还本宫一个公道。”

“那是自然,毕竟昨夜娘娘也是九死一生。”

“是啊,多亏了身边衷心的奴才,不然今日便是本宫的丧仪了。”

即使为主子丧命,也只得到一句衷心的奴才,连名字都没有,包姒在心里默哀,看来昨夜真的是有人要宣贵妃的命。

会是谁呢?她一直和太子殿下在一起,看他的反应不像知道的;闻小侯爷盘查的样子也像是毫无头绪。

“不过,本宫倒是听闻珍妃昨夜不在寝宫。”

包姒立刻跪倒,大喊:“冤枉啊娘娘,臣妾昨夜、昨夜…”

她说着,害羞的眼神黏在闻在宥身上,宣贵妃了然地用眼神询问闻指挥使,闻在宥只能硬着头皮接下这口锅,还要笑着朝宣贵妃行礼:“贵妃娘娘见笑了。”

“皇上驾到——”

人未到,声已至。大家纷纷下跪行礼,衣袂摩挲,包姒却觉万籁俱寂,今日长乐宫没有熏香,可能被昨夜的火烧怕了,楠木仙楼隔开世俗的一切,玉雕活过来,透过镂空的木纹,看到了另一个世界。

皇帝。

封建统治阶级的最高代名词。

书友推荐:反派:女主不听话有啥子办法?花开百年我有一剑网恋到顶头上司了!绝世强龙镜中色闪开,我要开始说话了!(无限)于青八零之短命大佬的美人老婆神婿叶凡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嫂子,求你,弄死我清冷师尊被疯批徒弟囚禁后没你就不行之新征途月嫂的秘密生活沿河路娇软知青下乡后,糙汉子眼直了捻桃汁天人图谱四合院中的路人
书友收藏:惊艳绝伦穿越宋末,从琼崖崛起综影视之创死所有主角红楼沉浸式围观双男主,酒后不小心和死对头睡了无敌六皇子全民转职:修仙者废?看我一剑开仙门!将门弃妇又震慑边关了!苏媚赵春城综影视之美人倾城花开百年综影视,在小世界里刷技能知否:我,异姓王,明兰舅父全球畸变:开局活吞黑曼巴蛇苏璎盛敬锋再见青春校花学姐从无绯闻,直到我上大学嫂子:我真不是傻子了八零掌中娇综影视之蓉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