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排行周排行月排行日推荐周推荐月推荐

并读小说>嘿,妖道>第一百三十章 冥火鸦

第一百三十章 冥火鸦(第1页)

“见到我你似乎并不意外?”

院门外,一身劲装,花白的头随意披在肩上,身材壮硕如狮虎的张啸军看着打开院门一脸平静的张纯一笑了。

“我在金阳城并没有什么熟人。”

回答了一句,张纯一做出了一个请的姿态。

闻言,张啸军怔住了,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将彼此之间的生疏表达无疑。

出一声轻叹,掩去复杂之色,露出笑容,张啸军走进了张纯一所住的院子之内。

作为仙来客栈的天字一号院,张纯一住的地方自然不差,说是院子,但内里假山飞泉,亭廊水榭应有尽有,最为关键的是这个地方有着充裕的天地灵机,用来点缀的花草有不少都是灵草。

“我叫张啸军,与你爷爷同辈,排行老五,如果你愿意可以称呼我一声五爷。”

“这是你母亲托我带给你的。”

在一处凉亭内坐下,看着一脸平静的张纯一,张啸军心中许多想好的说辞突然都不知如何开口,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干脆将一个收妖袋取了出来。

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收妖袋,张纯一双眼微眯。

“看看吧,这些都是你父母为你准备的。”

“不管你怎么想,你都要记住你身上始终都流着张家的血,有时间就回家看看吧,张家的大门始终为你打开。”

看着迟迟没有拿起收妖袋的张纯一,张啸军开口了,说完之后,就起身向外走去,没有给张纯一拒绝的机会。

独坐凉亭,在张啸军走后,打开收妖袋,看了一下里面的东西,张纯一心中颇感复杂。

收妖袋内的东西并不多,只有两样,一块石板,一具妖躯,石板是蛟伏图,妖躯则是张啸军在烟波湖出手斩杀的那只六百年修为的水藻妖,显然张家对他这段时间的举动还是比较关注的,所以才会送来这个东西。

“情分既是这个世界最轻的东西也是这个世界最重的东西!”

虽然张纯一明白张家之所以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表现出了非凡的天资,但依旧不得不有所动容。

相比于宗门,家族以血脉为枷锁,这虽然限制了家族的展,但也增加了家族的凝聚力,可就算是这样,能像张家这样做的依旧不多。

那怕张纯一并不是前身,可此时依旧被触动了心灵。

······

再次逗留了半个月,外地的修仙者基本都已经离开,张纯一也终于踏上了归途。

将金阳城的身影彻底抛在身后,半空中,立在云头,张纯一眉头微皱。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伴随着一声好似婴儿哭泣的啼鸣,一只通体漆黑、双眸如同血宝石、翼展近六米的乌鸦从山峰后显露出身影,裹挟着热浪向张纯一冲了过来,而在黑鸦的背上还站在一道身穿黑袍的人影。

“果然不是错觉吗?”

看着明显不怀好意的人影,张纯一心中的念头不断转动着。

早在金秋大拍刚刚结束的时候,他的心中之神就被触动过一次,不过感应非常模糊,无法确定真假。

在之后的日子里张纯一也曾刻意留心过,但并没有现什么异常,没想到对方对他的行踪竟然这么了解,直接在半路截住了他。

“是某种妖术吗?”

思来想去,张纯一只能想到这一个可能,毕竟他自身的行踪没有告诉过任何人,而且还是以飞行这样的方式离开的。

“阁下是何人?张某应该与阁下没有什么交集吧。”

神念与两只妖物沟通,张纯一开口了,他对眼前这个黑袍人的身份很感兴趣,更想知道对方到底是怎么锁定他的行踪的。

闻言,黑袍之下,欧阳杰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这让他右脸颊上的那块疤痕更加狰狞。

“死人是没必要知道那么多的。”

没有为张纯一解释的想法,欧阳杰直接起了攻击。

呱,难听的啼鸣声再次响起,扇动羽翼,一颗颗拳头大小的火球在黑鸦的身边浮现,好似火雨一般向着张纯一覆盖而下。

以红云的度想要完全避开这样的攻击根本不可能。

“52o年的修为,还是冥火鸦这样的妖兽,这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拥有的。”

面对这避无可避的攻击,张纯一神色不变。

呼,云雾涌动,形成一个护罩,将张纯一和六耳保护在其中,这个时候,红云率先出手了。

在萃妖丹的帮助之下,它的修为已经从3oo年来到了39o年,距离4oo年已然不远,而此时它引动了风盾法种的力量。

冥火鸦上,看到这样的一幕,欧阳杰脸上的笑容越浓郁。

在金秋大拍之后他第一时间就动用血引秘术锁定了张纯一的位置。

书友推荐:等你上线虐主文的NPC消极怠工了[快穿]恐怖游戏里的怪物男友没你就不行之新征途诸天:横推万界林阳苏颜六零寡妇再嫁嫂子,求你,弄死我清冷师尊被疯批徒弟囚禁后四合院中的路人温柔潮汐[先婚后爱]八零大美人她不挣扎了闪开,我要开始说话了!(无限)龙王令开局无敌,吾乃不朽大帝捻桃汁反派:女主不听话有啥子办法?春盼莺来重生知青:我的火红年代神婿叶凡
书友收藏:快穿之影视世界闪开,我要开始说话了!(无限)综影视之创死所有主角苏璎盛敬锋综影视,在小世界里刷技能八零掌中娇没你就不行之新征途后妈养崽:太宠啦,老公萌娃黏着她我是绝色美少年综影视之体验国民女神穿进肉文中【高、SM、NP】正文免费权力巅峰:从基层公务员开始知否:我,异姓王,明兰舅父盗墓:异人之下,九门一首红楼沉浸式围观全球畸变:开局活吞黑曼巴蛇破云双男主,酒后不小心和死对头睡了影视那些年我们的意难平绝色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