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排行周排行月排行日推荐周推荐月推荐

并读小说>逆行的阳光>突然出现的季念辰

突然出现的季念辰(第1页)

一天的课程总算结束了,终于熬到了放学,同学们纷纷收拾好东西离开学校,她也一个人安静地坐在座位上收拾着书本,她没有注意到,身后一直有人在关注着自己,眼神晦暗不明。

放学后,苏慕晴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然而,刚走出教室,便遇到了一位不之客。那人逆光而立,夕阳的余晖洒落,笼罩在她身上,使得她整个人仿佛镀上了一层金边,显得格外耀眼。苏慕晴抬起头,看清来人后,心头一紧,神情有些不自然。

看着她明显不自然的神情,季念辰的心不由得一沉,原本他害怕见到苏慕晴会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可一听说她和代班老师关系非同一般,内心醋意翻涌,季念辰看着眼前的苏慕晴,嘴角上扬,似笑非笑地说道“你就打算这么走了?”

苏慕晴听到季念辰的话,心中一惊,她下意识地转过头,看向季念辰,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她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再逃避了,否则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糟糕。想到这里,苏慕晴深吸一口气,努力调整好自己的情绪,然后看向季念辰,沉声问道“季念辰,你想说什么?”

看着苏慕晴神色坚定地看着自己,季念辰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但心中却是苦涩无比。他知道,自己和苏慕晴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可能了,但是,他却还是放不下,只要一想到苏慕晴和别的男生走得很近,心里就像是有千百只蚂蚁在啃噬着一样难受。季念辰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眼神微眯,缓缓开口“苏慕晴,你是不是真的和那个代班老师有一腿?”

苏慕晴脸色一变,眼神中闪过一丝怒意,然后毫不客气地瞪了季念辰一眼,看向季念辰,眼神中满是愤怒和失望,她咬紧牙关,语气冰冷地说道“季念辰,你什么意思?”

季念辰并没有生气,反而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讽刺的笑容,他伸手抓住苏慕晴的手腕,眼神凌厉地盯着她,一字一句地说道“苏慕晴,你自己心里清楚,何必要装作一副无辜的样子呢?”

被季念辰抓住手腕,苏慕晴心中一惊,本能地想要挣脱,但奈何对方力气太大,根本挣脱不开,反而被抓得越来越紧,苏慕晴脸色一沉,语气冰冷地说道“季念辰,放开我!”

听到苏慕晴的话,季念辰眼底闪过一丝痛楚,但还是没有松手,反而抓得更紧,眼神阴鸷地盯着她,冷冷地说道“苏慕晴,我只想要一个解释,为什么不能给我一个解释?你就真的那么喜欢那个代班老师吗?”

被季念辰用力抓住手腕,苏慕晴脸色涨红,忍不住低声痛呼出声,她奋力挣扎着,想要甩开季念辰的手,却怎么也甩不开。苏慕晴抬起头,怒视着季念辰,语气冰冷地说道“季念辰,你不要胡说八道!我和简老师之间清清白白,没有你想得那么龌龊!”

季念辰眼中如闪电般掠过一丝怒意,他如蛮牛般猛地一用力,将苏慕晴死死地压在墙壁上,他俯下身,低头看向苏慕晴,眼神犹如寒冰般阴冷,死死地盯着她,咬牙切齿地说道“苏慕晴,事到如今,你还不承认?”

苏慕晴像一只被困的羔羊,被季念辰如钢铁般的双臂死死地压在冰冷的墙壁上,无处可逃。她的心如受惊的小鹿般慌乱,然而,她咬紧牙关,强装出镇定的神情,眼神如磐石般坚定地与他对视着,语气铿锵有力地说道“季念辰,我最后再郑重声明一次,我和简老师之间宛如白纸般纯洁,没有丝毫的关系!”

简逢从办公室出来,看到这一幕,立刻上前将两人分开,一把拽住季念辰的胳膊,将他甩到一旁,然后将苏慕晴护在身后,目光不善地盯着季念辰,厉声喝道“同学,你够了!苏慕晴是我的学生,请你不要再纠缠她!”

季念辰顿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他猛地伸手推开简逢,然后一把抓住苏慕晴的手腕,冷冷地看着简逢,冷声说道“老师,您确定要管这件事吗?”

简逢被季念辰推得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上,但他很快就稳住身形,简逢眉头紧锁,目光冰冷地瞪着季念辰,沉声说道“同学,请你放尊重点,这里是学校!”

季念辰脸上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他伸手捏住苏慕晴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目光阴冷地盯着她,声音低沉沙哑地说道“苏慕晴,他就是那个小白脸吧,还说你俩没有一腿,这护犊子的样子可出师生的程度了吧?说吧,你俩滚过几次床单?”

看着季念辰那因愤怒而扭曲得如同恶魔般的狰狞面孔,苏慕晴的心中充满了无法言喻的恐惧,她拼命想要挣脱季念辰如铁钳般的束缚,却现自己的努力只是徒劳,反而被季念辰抓得更紧,仿佛要将她的骨头都捏碎。

简逢顿时怒火中烧,他猛地抬起脚,狠狠地踹在季念辰的胸口,将他踹倒在地上,然后冲过去,一把揪住季念辰的衣领,怒吼道“闭嘴!你这个人渣,再胡说八道,信不信我对你不客气!”

季念辰被简逢一脚踹倒在地,出一声闷哼,紧接着,他猛地抬起头,冷冷地看着简逢,眼神阴狠毒辣,如同一头嗜血的野兽,他从地上慢慢站起来,伸出舌头舔舐着自己嘴角处的血迹,露出一抹残忍嗜血的笑容,语气阴森地说道“怎么?恼羞成怒了?还是被我说中了?”

简逢听到季念辰的话,气得浑身抖,他一把揪住季念辰的衣领,愤怒地吼道“季念辰,你给我听好了,苏慕晴是我的学生,她什么样的人品我比你清楚,我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但请你不要再污蔑她,否则,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苏慕晴看着季念辰和简逢之间火药味十足的样子,脸色变得煞白,她生怕季念辰真的和简逢动手,那样的话,后果不堪设想。苏慕晴鼓起勇气,伸出双手,抓住季念辰的手臂,用尽全身力气,试图将他拉开,但丝毫没有效果,她只能放弃拉开季念辰转而去拉简逢,焦急地说道“简老师,你冷静一点,别被季念辰激怒了”

简逢缓缓松开季念辰的衣领,他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着自己的情绪,但心中的怒火却依旧无法平息。他冷冷地瞥了季念辰一眼,声音冰冷地说道“季念辰,今天就暂且放过你,但请你记住,苏慕晴不是你可以随意污蔑的人,如果再让我听到类似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季念辰听到苏慕晴的话,转头看向她,眼神中闪过一丝寒意,声音低沉沙哑地说道“苏慕晴,你现在还在维护这个小白脸?”

苏慕晴脸色一变,她紧紧咬住下唇,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但语气还是有些颤抖“季念辰,简老师才不是什么小白脸,他比任何人都要好,你没资格这样说他”

简逢心中涌起一股暖流,他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看向苏慕晴,眼神柔和地看着她,声音温柔地说道“苏慕晴,你不用怕,老师不会让他伤害到你的”

苏慕晴心里一暖,她抬起头,看着简逢英俊帅气的脸庞,眼中满是感激之情,轻轻点了点头“简老师,谢谢您”

简逢看着苏慕晴眼中满满的感激之情,心中越疼惜,他伸手拍了拍苏慕晴的肩膀,柔声说道“苏慕晴,我们走吧,以后不要再和这种人打交道了”

季念辰听到苏慕晴和简逢的对话,心中的怒火如火山喷般瞬间涌上心头。他像一头被激怒的雄狮,一把推开简逢,大步走到苏慕晴面前。他伸出那如铁钳般的手,猛地掐住苏慕晴的脖子,眼神阴冷得仿佛能射出两把利刃,死死地盯着她,声音低沉沙哑地说道:“苏慕晴,看来你真是被那个小白脸迷得神魂颠倒,丧失了理智!明明我才是那个对你痴心一片的人,他到底有什么好的?值得你这样死心塌地地喜欢?”

苏慕晴被季念辰死死地掐住,仿佛一只被恶魔扼住咽喉的羔羊,她艰难地喘着气,如游丝般的气息在喉头徘徊,仿佛下一秒就会消散。她用尽全力抓住季念辰的手腕,企图挣脱这如铁钳般的束缚,然而一切都是徒劳,她的努力宛如螳臂当车。她只能瞪大双眼,凝视着眼前这张恶魔般狰狞扭曲的面孔,那面孔仿佛是从地狱中爬出的恶鬼,带着无尽的怒火与憎恨,将她一步步推向窒息的深渊。

季念辰如遭重击,被简逢狠狠一推,身体踉跄着后退数步,险些跌坐在地上。他迅稳住身形,刚站稳,便瞥见简逢紧紧地将苏慕晴拥入怀中,满脸忧虑地凝视着她。刹那间,一股无法言喻的怒火与妒忌如火山喷般涌上季念辰的心头。他的眼神犹如寒冰,阴冷地死盯着简逢,咬牙切齿地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怎么?心疼了?”

简逢扶住苏慕晴的肩膀,将她轻轻地从地上拉起来,伸手将她地抱在怀里,动作轻柔而小心翼翼,生怕触碰到她受伤的地方,简逢低头看向她,只见她脸色煞白,身体剧烈颤抖着,显然已经被吓坏了,眼眶里还噙着泪水。看到她这副模样,简逢心头一紧,忍不住用手轻轻抚摸着她柔顺乌黑的长,然后转过头看向季念辰,目光凌厉地瞪着他,厉声喝道“季念辰,你不要太过分!”

苏慕晴在简逢的搀扶下,好不容易缓过劲来。她心有余悸地伸手抚摸着自己疼痛难忍的脖颈,剧烈地咳嗽着,声音沙哑而虚弱。苏慕晴艰难地抬起头,看着季念辰那双阴鸷狠毒的眸子,心中充满了恐惧,她死死地咬住下唇,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好的,以下是添加了更多修辞手法的内容:

季念辰目睹简逢和苏慕晴相拥,心中的烦躁如潮水般汹涌,他气得浑身抖,牙关紧咬,怒目圆睁,那眼神仿佛要将简逢生吞活剥。他的愤恨如火山喷,声音恰似来自地狱的恶鬼,阴森恐怖至极,字字句句都带着无尽的怒火:“我过分?你们这对不要脸的狗男女,竟敢背着我暗通款曲,还倒打一耙说我过分?哼,别看她外表清纯,宛如不谙世事的处子,实际却是个水性杨花的放荡女子,朝三暮四,贪得无厌!简逢,你别以为你救了她,她就会对你感恩戴德,死心塌地!她不过是把你当作一时的玩物罢了!”

简逢听到季念辰的话,心如烈火烹油,怒不可遏,真想冲上前去将他暴打一顿。但一想到苏慕晴还在旁边,他便强压怒火,迫使自己镇静下来。他深吸一口气,又长长地吐出,用凌厉如刀的眼神死死地瞪着季念辰,声音低沉得仿佛能在空气中砸出一个坑来,说道:“季念辰,你给我放尊重些!我绝不允许你如此侮辱苏慕晴!”

季念辰见简逢还在维护苏慕晴,心中越嫉妒,他死死地盯着简逢,眼神里充满了怨恨与不甘,冷笑一声,语气嘲讽地说道“怎么?被我戳中痛处了?我告诉你,苏慕晴根本就是个表里不一,水性杨花,人尽可夫的婊子!”

苏慕晴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她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季念辰,眼眶里涌出了泪水。她怎么也没想到,季念辰竟然会这样诋毁她,甚至还编排出如此不堪入耳的谣言来中伤她!苏慕晴紧紧地握住拳头,眼神痛苦而绝望,她咬紧牙关,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苏慕晴抬起头,勇敢地迎上季念辰那双阴鸷狠毒的目光,声音颤抖而坚定地说道“季念辰,你说够了没有?我从来没有欠过你什么,你凭什么这样污蔑我?”

季念辰眼底闪过一丝诧异,他没想到苏慕晴会如此勇敢地站出来反驳自己。但是,这种诧异仅仅是一闪而过,取而代之的是更深更浓烈的愤怒与不甘。季念辰看着苏慕晴,眼神中充满了怨恨与愤怒,仿佛一匹即将狂的野兽,他怒不可遏地瞪着苏慕晴,语气阴狠地说道“苏慕晴,你少在那里装清高了,你以为你是谁?不过是个任人玩弄的破鞋罢了!你真以为自己是什么贞洁烈女吗?还敢在这里跟我耀武扬威?”

苏慕晴听到季念辰的话,心中犹如刀割般疼痛,她紧紧咬住下唇,眼眶里涌出了泪水。苏慕晴深深地吸了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伸手擦掉眼角的泪水,咬紧牙关,声音颤抖而坚定地说道“季念辰,你不要太过分!我苏慕晴行得正,坐得端,清清白白,问心无愧!”

简逢看着季念辰那副穷凶极恶的模样,眉头紧锁,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他转头看向苏慕晴,只见她眼眶早已湿润泛红,唇瓣也被咬的白,浑身微微颤抖,显然已经被季念辰的话伤得体无完肤。简逢心疼地搂住苏慕晴,将她紧紧地护在怀里,目光凌厉地瞪着季念辰,语气冰冷地说道“季念辰,你够了!苏慕晴到底哪里招惹你了,让你对她如此诋毁?”

(季念辰听到简逢的话,冷哼一声,他的眼神充满了嘲讽与不屑,他转过头,冷冷地看着简逢,语气轻蔑地说道)她没有招惹我?简逢,你恐怕还不知道吧?她这副纯洁无害的外表下,藏着一颗肮脏不堪的心!她不光勾引你,还同时脚踏几条船,勾引其他男人!

简逢听到季念辰的话,心中怒火中烧,但还是努力克制住自己,强迫自己保持冷静。他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吐出,眼神坚定地看着季念辰,声音低沉地说道“季念辰,你少在那里胡说八道!我相信苏慕晴,她不是那样的人!”

苏慕晴听着这如刀般锋利的言论,脸色煞白,她紧紧地攥紧情头,咬紧唇瓣,眼泪再也止不住,顺着脸颊滑落,她走到季念辰面前,狠狠地扇了他一巴掌,咬牙切齿道“季念辰,我真的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我一直以为拒绝你多次,你会放弃,没想到你竟如此卑劣的变本加厉”

苏慕晴掏出手机,将杜茜给她的照片一张张放大给他看,全是极近暧昧的床照,还大肆炫耀他们的恩爱和过程,她愤怒地看着他“说我水性杨花,人尽可夫,那你呢?跟杜茜这又算什么呢?”

(季念辰看到手机上杜茜来的照片,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他伸手捂住自己的额头,眼神中满是痛苦与自责。他怎么也没想到,杜茜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他的心中充满了愧疚与悔恨,但是,这种愧疚与悔恨很快就被愤怒所取代。他猛地抬起头,目光阴狠地瞪着苏慕晴,语气冰冷地说道)苏慕晴,你以为你自己是什么好东西吗?你还不是跟其他男人勾勾搭搭?我今天之所以会这样对你,完全是因为你活该!

简逢看着季念辰,眼底闪过一丝厌恶。他紧紧地搂住苏慕晴,声音温柔而坚定地说道“苏慕晴,我们走!不要再理会这种疯子!”

书友推荐:月嫂的秘密生活山村傻子神医第一次魔法世界大战于青反派:女主不听话有啥子办法?重生知青:我的火红年代没你就不行之新征途城里的香艳监国太子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恐怖游戏里的怪物男友沿河路山村小神医龙王令下雨天诸天:横推万界相敬如宾第六年花开百年林阳苏颜虐主文的NPC消极怠工了[快穿]玫瑰头颅
书友收藏:放学等我对不起小龙女,我尹志平只想修仙闪开,我要开始说话了!(无限)权力巅峰:从基层公务员开始四合院之刘光奇综影视之美人倾城穿越星际妻荣夫贵综影视之穿越从知否开始荼靡花开我是绝色美少年万界穿越从神兵小将开始嫂子:我真不是傻子了【穿书】老祖宗她只想长命百岁快穿从魂穿六零开始绝色佳人综影视之一下就拆了官配青云之驭娇红人城里的香艳苏璎盛敬锋你一个交警,抢刑侦的案子合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