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排行周排行月排行日推荐周推荐月推荐

并读小说>逆行的阳光>蝼蚁怎敢碰朝阳

蝼蚁怎敢碰朝阳(第1页)

苏慕晴死死地盯着季念辰,看着他那副仿佛受到了极大冤屈般义愤填膺的样子,心中不禁涌起一股无名之火。她的脸色变得阴沉至极,眼眸之中闪烁着丝丝嘲讽与鄙夷之色。只见她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充满不屑意味的冷笑声,用一种冰冷到极致的语气说道“我活该?呵呵……真是可笑至极!自从认识你以来,我可曾有过半分对不起你的地方?然而,你呢?不仅一次次地对我横加指责、肆意污蔑,甚至还变本加厉地恶意中伤于我!季念辰,我今天就明明白白地告诉你,哪怕我再怎么不堪,也绝对不会如你这般无耻下作!你在外头胡乱勾搭女人,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纠缠不清,如今居然还有脸在这里信口胡诌,大言不惭地认为自己做得很对!”

季念辰瞪大眼睛,死死地盯着苏慕晴,看着她那因为愤怒而涨得通红的脸颊,以及眼中燃烧的怒火,心中不由得升起一阵恐惧和慌乱。他艰难地咽下一口唾沫,喉咙干涩得疼,嘴唇也不受控制地微微颤抖着,原本充满愧疚和悔恨的眼神此刻已经被愤怒彻底掩盖。然而,仅仅几秒钟之后,这股愤怒便如同火山一般喷涌而出,瞬间淹没了一切理智。他猛地挺直身子,扬起下巴,用一种凶狠而又冷酷的眼神回敬着苏慕晴,声音低沉且充满敌意地说道“苏慕晴,你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你竟敢如此辱骂我?难道你不知道我对你的一片真心吗?我之所以会这么做,完全是因为你始终对我视若无睹,丝毫不为所动!我不过是想通过一些特别的方式引起你的关注罢了!”

简逢听到季念辰的话,脸上顿时露出一抹厌恶之色。他伸出手,用力地将季念辰推开,语气冰冷地说道“季念辰,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苏慕晴听着季念辰那副理直气壮、毫无悔意的话,心中不禁升腾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愤怒与失望。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努力压抑住心中汹涌澎湃的情绪,眼中闪过一丝嘲讽与鄙夷之色,她冷笑一声,语气冰冷地说道“季念辰,我奉劝你最好不要再做这种无谓的挣扎和狡辩了!你以为这样就能够掩盖你做过的那些丑事吗?别再自欺欺人了!你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得到任何人的喜欢,更不配拥有幸福!”

季念辰踉跄着后退几步,好不容易稳住身形,脸色越难看。他抬头看向简逢,眼神中闪过一丝阴狠之色,咬牙切齿地说道“简逢,你这个混蛋!别以为自己有多高尚,其实你跟我一样,都是道貌岸然、虚伪做作之辈!”

简逢看着季念辰那副气急败坏、恼羞成怒的样子,眼神中闪过一丝不屑与轻蔑之色。他微微勾起唇角,露出一抹充满嘲讽意味的冷笑声,用一种极其冷漠而不屑一顾的语气说道“苏慕晴说得没错,像你这种人,根本不配得到任何人的喜欢!你这种人,活该孤独终老,一辈子活在阴暗潮湿、污秽不堪的角落里!”

季念辰听着苏慕晴那番充满讥讽与鄙夷之色的话,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恼羞成怒之色。他咬紧牙关,眼神中满是愤恨与怨毒,猛地扑上前,一把揪住苏慕晴的衣领,怒吼道“苏慕晴,你这个贱人!你凭什么这样污蔑我?我告诉你,我对你才是真心实意的,至于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不过都是逢场作戏而已!”

简逢看到季念辰那副疯狂暴怒、失去理智的模样,心中顿时升起一股强烈不安。他猛地伸出手,用力地抓住季念辰的手腕,试图将他拉开。

然而,季念辰却像是了疯一般,疯狂地挣扎着,完全不顾自己已经被简逢攥得青筋暴起,疼痛难忍,仍旧死死地抓住苏慕晴,似乎想要将她生吞活剥一般!

苏慕晴看着季念辰那副狰狞可怖、疯狂暴怒的模样,心中顿时升起一股强烈恐惧,她奋力挣扎,试图摆脱季念辰那双如铁钳般牢牢钳制住自己的双手,但是,任凭她如何用力,却始终无法挣脱分毫。身体在恐惧中微微颤抖,眼泪不受控制地夺眶而出。

然而,季念辰却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苏慕晴脸上的惊恐与无助,仍旧死死地攥住她,似乎想要将她彻底碾碎一般!

简逢感受着季念辰那双满是怒火与怨毒之色的眼睛,心中不禁升起一股浓浓的厌恶与不耐烦之情。他猛地挥出一拳,狠狠地砸在季念辰的脸上,将他打得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上。他抬起头,眼神冰冷而凌厉地瞪着季念辰,语气冰冷地说道“季念辰,你要是再敢对苏慕晴动手动脚,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季念辰捂着自己被打得肿胀不堪、疼痛难忍的右脸,眼神中满是愤怒与不甘之色。他抬起头,目光阴狠地瞪着简逢,语气冰冷地说道“简逢,你这个混蛋!既然你非要插手这件事,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简逢听着季念辰那番满是威胁与恐吓之意的话,脸上不禁露出一抹鄙夷之色。他冷哼一声,语气中充满了轻蔑与不屑之情“呵呵……季念辰,你以为自己是谁?不过是一个小丑罢了!居然还敢威胁我?简直就是不自量力!”

夜幕深沉,校园里一片静谧。晚自习早已结束,但门卫大叔仍按照惯例进行巡逻检查。当他走到一楼时,眼角余光瞥见一班教室的灯光依然明亮,不禁心生疑惑:“这么晚了,怎么还有人没走?”

于是,他停下脚步,拿起手电筒,朝着那扇透出光亮的窗户走去,决定过去查看一番。

此刻,虚弱至极的苏慕晴正倚靠在墙边,原本苍白的脸颊因为刚才的折磨而显得愈憔悴。她的喉咙像是被火烧过一般疼痛难忍,每一次呼吸都带着刺痛。而造成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季念辰,则愤怒地站在一旁。

毫无防备的苏慕晴顿时失去支撑,身体猛地向前倾倒,重重地撞在墙上。她只觉得眼前一阵黑,险些昏死过去。待缓过气来后,她才现自己的脖子已被掐得通红,上面清晰可见五道深深的手指印。

苏慕晴艰难地撑起身子,大口喘着粗气。她紧紧捂住受伤的脖颈,试图缓解那份钻心的痛楚。与此同时,她的目光落在了逐渐靠近的人影和灯光上,苏慕晴心中愈紧张。

眼见形势不妙,苏慕晴毫不犹豫地伸出手,紧紧拉住身旁的简逢,用力摇晃着头,压低声音说道:“简老师,请您不要把事情闹大,否则可能会给您带来不良影响。这件事情本来就与您毫无关系,现在却将您牵连进来,我真的非常内疚……如果让学校方面知道了,恐怕后果会不堪设想啊!”

说到最后,她的声音微微颤抖起来,眼中满是哀求之色。

简逢看着苏慕晴那副痛苦不堪、虚弱无力的样子,心中不禁升腾起一股浓浓的愤怒与担忧之情。他深吸一口气,努力压抑住心中汹涌澎湃的情绪,转过头,眼神冰冷地瞪着季念辰,语气冰冷地说道“季念辰,这次算你运气好,若是下次还敢对苏慕晴动手动脚,我绝对不会轻饶了你!”

季念辰看着简逢那副冰冷至极、充满威胁与恐吓之意的样子,脸上不禁露出一抹不甘与怨恨之色。他抬起头,目光阴狠地瞪着简逢,语气冰冷地说道“简逢,你给我记住,今天这笔账,我一定会跟你算清楚!到时候,我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简逢似乎被季念辰激怒,捏紧了拳头,准备跟季念辰打一架,却被苏慕晴紧紧地抓住手,一脸哀求之色,眼看着门卫即将抵达,他只好隐忍着怒火,攥紧的拳头一松一握,最后还是松了手,转身抱起苏慕晴,头也不回地朝外走去。

苏慕晴被简逢紧紧地抱在怀里,她艰难地抬起头,看着简逢那张英俊帅气、却又满是愤怒与杀意的脸庞,心中不禁涌起一股浓浓的愧疚与自责之情。她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伸出手,紧紧地搂住简逢的脖子,将头埋进他宽厚温暖的胸膛中。

季念辰眼睁睁地看着简逢将苏慕晴抱走,心中不禁涌起一股强烈的不甘与怨恨之情。他紧握双拳,目光阴狠地瞪着简逢那渐行渐远的背影,咬牙切齿地说道“简逢,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简逢看着苏慕晴那副可怜兮兮、虚弱不堪的模样,心中不禁升起一股浓浓的担忧与心疼之情。他轻轻地拍了拍苏慕晴的背,语气温柔而坚定地说道“放心,有我在,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

苏慕晴闷闷地应了声,从鼻腔里哼出一个单音节。

简逢抱着苏慕晴坐上了车,打开车门,将苏慕晴小心翼翼地放进副驾驶,系好安全带,摸了摸她的脸,看到苏慕晴脖子上的五指印,想起刚才季念辰那副疯狂暴怒、失去理智的模样,心里升起一股浓浓的不安与担忧之情。他深吸一口气,努力压下心中的怒火,语气温和地说道“别担心,我会送你回家,今晚好好休息,明天我请假,带你去医院看看,好吗?”

苏慕晴微微皱起眉头,眼底闪过一丝犹豫与挣扎之色。她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嗯”

简逢见苏慕晴答应了,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连忙启动车子,朝着家驶去。

车子驶离学校,周围的环境渐渐变得陌生起来,道路两旁的树木逐渐减少,取而代之的是一幢幢高楼大厦。

书友推荐:月嫂的秘密生活山村傻子神医第一次魔法世界大战于青反派:女主不听话有啥子办法?重生知青:我的火红年代没你就不行之新征途城里的香艳监国太子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恐怖游戏里的怪物男友沿河路山村小神医龙王令下雨天诸天:横推万界相敬如宾第六年花开百年林阳苏颜虐主文的NPC消极怠工了[快穿]玫瑰头颅
书友收藏:放学等我对不起小龙女,我尹志平只想修仙闪开,我要开始说话了!(无限)权力巅峰:从基层公务员开始四合院之刘光奇综影视之美人倾城穿越星际妻荣夫贵综影视之穿越从知否开始荼靡花开我是绝色美少年万界穿越从神兵小将开始嫂子:我真不是傻子了【穿书】老祖宗她只想长命百岁快穿从魂穿六零开始绝色佳人综影视之一下就拆了官配青云之驭娇红人城里的香艳苏璎盛敬锋你一个交警,抢刑侦的案子合适吗